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win > 最美好的时光

最美好的时光

2019-09-12 00:12

  凌晨再次温习了侯导05年的这部作品,脑中一闪而过的是法国童话里的一句话:“你们要知道,一个没有人讲的故事,一个被遗忘的故事很快便会日渐萎蔫,直至衰竭死亡。”不知道有多少故事曾经降临在世界的什么地方,又由于没有被讲述而死去,烂在泥土里,连化石都变不成。突然我会发疯的想把这些故事挖出来,好好端详,再献上一个吻。因为理应消亡的应该是肉体而不是故事。
  侯孝贤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导演,他的故事讲述的不是一些情节,而是一些情绪,他的电影像杜拉斯的书一样,从第一个镜头到最后一个镜头都能保持在一种色彩里,暧昧的,粘稠的,忧郁的,纯真的。
  秀美和平头男人在雨中的小摊吃一碗温热的馄饨,在伞下轻轻握紧双手。你不得不赞叹,当时光易逝,记忆模糊,还有一个人在提醒你那碗馄饨和那双手的温度。那么,此时你想到了谁?想起了哪一段?是否我可以透过你的眼睛看见你对过去的虔诚?当电影的片段激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当一个故事呼唤起千万个同类,你会突然体会到挨在一起的拥挤的爱的温情。
  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在外地,很巧的和一个刚刚认识的朋友一同看,当看完第一个故事时,她让我按暂停,然后用侯孝贤式的叙述给我讲了已经过去的她的美好的往事,她像讲述夏夜的星空一样把那一段讲的闪闪发亮,因为这个故事,那个夜晚有新的体验的触感,因为故事我们都开始有了温柔的心绪,于是重新找到了善良。
  侯孝贤说所有的时光都是被浪费被辜负的,当你从中抽离才发现美好,这和普希金说的“那些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念”如出一辙。于是我们有时会停下来,让过往的光亮照进现实,带着这样的温度继续上路。是的,我们依赖过往,又爱又恨。
  曾有一个好朋友告诉我他最喜欢的是侯孝贤讲述的第二段时光。第二段里充斥了一个女人哀怨的歌唱,一些散落的中国乐器的声音,一些神情,一些沉默。画面没有离开过那层楼,禁锢是酝酿自由梦最好的温床。当那个女人最终了解了自己的卑微,自由梦想的卑微时,信上的那句话让她潸然泪下:“十七年中多少事,春帆楼下晚涛哀。”我爱的便是这一句,讲述了所有的渴望和挣扎。
  第三段故事在我看来通篇都在讲述孤独,讲述由城市和现代文明所衍生出来的毒汁,讲述他们怎么靠这种毒汁活下去,怎么日渐被消耗,怎样用空洞的顽强来对抗。如果说第一个故事很美好,第二个故事认真去希冀去渴望去相信是一种美好,那么第三个故事的美好在哪里呢?是的,侯孝贤,只把最美得献给已逝去的。他一直在拍的也最擅长拍的是回忆。
  也许当我们初次相识时,我们应该交换一段最好的时光作为见面礼,这才是最完满的礼物。那么你会对我讲什么呢?讲你有多久没怀着干净的心情去写一封长信,讲曾经你路过的草原,你躺下来看见漫天的繁星,末了你也许还会说,认识我很高兴,让我们一起把美好的未来变成可以讲述的美好的过去,也许当有一天我们分离,你还会在什么地方对别人讲述我。。。
  很好奇,在我们认识时你会和我交换哪一段时光,你在讲述时,我去帮你冲一杯温热的牛奶。

聂隐娘身后千年,有华人导演侯孝贤费时七年,拍之成片,名《聂隐娘》。七日之后,这部电影将成为导演侯孝贤第一部在内地上映聂隐娘者,贞元中魏博大将聂锋之女也,唐人传奇之女侠。

三段时光,三种心情,三色的情感。一样沉闷,一样宁静,一样的悠然。
 侯孝贤永远喜欢不紧不慢讲述着生命中的刹那,一如既往地打着经典的侯氏标签,从第一个镜头开始就让你做出选择:喜欢他,那就享受一段真正美好的时光;不喜欢,没关系,你可以选择离开。
 (一)
 人总是喜欢回忆。发呆的时候,聊天的时候,失意的时候,炫耀的时候,独坐的时候,会友的时候……过去的总总经过了时空的过滤,再不仅仅是那岁月映的昏黄,而成了谈资,成了感动,成了悔恨,成了自己所需要的一切。
 于是,侯孝贤安静地回忆了属于自己那个时代的当年。于是在桌球的撞击声中,伴着动听的“Smoking in your eyes”,讲述了一段欲走还留的恋爱故事。没有更多的新意,那些镜头在候孝贤的每部电影中都能找到痕迹,唯一的不同是舒淇。洗尽了风尘,却略微带些玩世不恭,工作只是为了生活,再没别的意思。当遇到一个可爱的男孩时,也就是一笑而过,无聊时间大家写写信、谈谈心也蛮有意思。日子就这样过去,工作也不停地变换,好多东西本也该成为回忆,留着以后慢慢咀嚼。谁曾想他竟然突然出现自己的面前,意外、惊喜,但更多的却绝对是感动,如果这都不算爱,那是什么。
 披头士在吟唱着“Tears in the rain”,被爱情撞晕了的舒淇显得不知所措,只能傻笑。毕竟大家好象不算太熟,毕竟在那个时代女孩子还会固守着矜持,但掩饰不住的少女情怀让她有点慌乱,有点语无伦次。终于当张震要赶回军营时,两人并肩站在雨里,这个超级俗套而绝对实用的场景中,那一幕顺理成章的出现了,两人的手指紧紧地握在一起。这时,傻瓜都知道,他们真的恋爱了。
 侯孝贤赋予了自己最熟悉的时光以完美,老人总是很怀旧,就像一壶香茗,清淡而醇厚。
 (二)
 用默片的形式出现,颇出人的意料。虽然有人称这是《海上花》的微缩版,但我更相信侯孝贤是在向电影的历史致敬。
uwin, 所谓的自由,也许只是侯孝贤对于那个不属于自己的年代的想象。故事的情节依然陈旧,舒淇的表演依然到位。特别让人动情的是那两段听不懂的唱段,在整段故事中压抑着的情感,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堤口,无奈中搀杂着无限的伤感。可惜琴弦未段,终身难寄。只能空留情恨,独守孤房。
 这是张震整部影片中最出彩的一段,迷离游走的眼神将他逃避的心绪写得明明白白。可以爱,可以恋,但不能卸下面具,卸下尊严,让世人嘲笑。只好告别,只好离开,毕竟这只是疲惫时休息的港湾,而无法替代大海对他永远的诱惑。
 没有了声音,画面成为了唯一的符号。小女孩的到来、每日点亮的油灯、炉上那永远煮着的热水,无数关于轮回的暗喻,侯孝贤捕捉着人类周而复始的生命,用一个自由的外套掩饰着他对人性的独特视角的偷窥。一切不过如此,一切也就如此,这也许就是失语的原因。
 (三)
 或许欧阳靖本人会比舒淇演得更眩,也更有那种新生代无畏、无悔,纵情青春的洒脱。但侯孝贤像一个旁观者冷静地看着周围擦肩而去的人群,他知道:世界已经不同了。
 对于现代人来说,青春究竟是什么,这应该是一个无解或无数解的问题。其实当自己不再年轻,不再能挥霍生命时,根本就已经失去了发言权。侯孝贤用一个真实而极端的故事来解读着青春,当靖看着女友留下的遗言,她感觉自己如手中的香烟一样虚无飘渺,再也无力挽回什么,只能在飞驰的摩托车上转换着角色,也转换着生活的方式,并借此来逃脱内心的负疚。
 这让人想起了韩国的一部情色片《青春》,当被男孩拒绝后,她从学校的楼顶飞了下来,死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以此来报复,也以此来解脱。青春的生命总是毫无顾忌,更何况他们深谙“人生得意须尽欢”的原则,在乐与痛两极间翻滚,体验着人生,感受着存在,并能随时提醒自己:我是活着的。
 这其实并不是侯孝贤熟悉和擅长的情境,但他并没滥用长者的本钱向观众说教什么,只是躲在镜头后面默默地记录着一种生活方式、生活态度。无所谓对错,只是一个选择,谁选择,谁承担,仅此而已。
 (四)
 这绝不是侯孝贤拍得最好的电影,因为电影本身没有太多的突破,假如看过《童年往事》、《海上花》和《千禧曼波》,会有很多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这绝对是今年港台甚至华语片中最值得看的一部,因为侯孝贤依然如故,安静地讲述着一个个故事。
 假如喜欢他,那就能享受到一段美好的时光;不喜欢,没关系,可以选择离开。

的影片。

《悲情城市》之后,侯孝贤沉寂了二十六年,这部电影拍了七年,中国电影等了她十四年,这部电影本身就是华语电影商业时代真实的唐人传奇

为什么有理由认为:这部对白寥寥、打斗平常、完全不像武侠片的武侠片,将有望打破内地市场武侠片票房?

尽管捧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但这并非华语电影近些年唯一的斩获,笔者何以认为,这是一部挽回华语电影大师集体尊严的作品?

最简单也最复杂的问题是:《聂隐娘》究竟是一部怎样的电影?

 

十几年没拍出好电影的侯孝贤,在唐朝找回了侯孝贤

可是我们先不说电影,先说侯孝贤。

因为没有侯孝贤,就没有《聂隐娘》,或者说,如果是另外任何一位导演来拍,都不会是我们将要看到的这部聂隐娘。

残酷地说,如果没有这部《聂隐娘》。侯孝贤也将成为华语电影又一位消失的大师。

是的,没有人会忘记《悲情城市》,没有人会忘记《风柜来的人》、《恋恋风尘》或者《童年往事》。可是在台湾新电影运动逝去之后,侯孝贤在干什么?除了一次又一次出现在各种电影盘点中,继续参加各种电影节然后铩羽而归,被摆上华语电影神坛的侯孝贤,在进入新世纪之后,有哪一部作品是为人记得住的?

有人记得《千禧曼波》吗?或者《最好的时光》?有谁知道2014年的侯孝贤曾经监制过一部叫《兰亭》的抗日电影?

新片新时代的观众不爱看,经典电影被留在了时代的那头,成为华语电影永远的经典,可是实际上是:如果侯孝贤再不拍出一部好电影,他和他的时代就过去了。

观众在等,侯孝贤也在等,终于等来了《聂隐娘》。

关于聂隐娘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是:侯孝贤可以为了一片云让剧组无限期停机等,等到了再拍。这让人想起唐人传奇中的一个常见的故事:刺客白日潜入,深夜而出,一击便中,隐身离去。

只有一个身上有唐人侠意的人,才有可能拍出唐人传奇。

媒体现在关注的无非是侯孝贤为了拍片读完了《资治通鉴》,为影片准备了七年,好像这些足以证明这是一部准备地多么牛逼的电影。

但是我更关注的是侯孝贤自己讲述的一段细节:“这样的片子,欧洲我就找法国,法国就投资了,然后相对的美国也投资了,虽然他们投资只是一个最低的价钱,法国100万美金,美国60万美金。那其他地区也是。 我花的钱,在我的片子里面算比较大了,4.5亿台币,9000万人民币。”

我不知道你们读这段文字是什么感觉,但是我读出来的是真正的艰辛。

像侯孝贤这样的导演找投资当然不会有什么卑微,可是如此费力地挨个找钱,绝对是一点也不浪漫的事,但在这样的费力里,我却读出了最多的侠意。如果没有这9000万,就不可能全剧组停下来等一片云。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win,转载请注明出处:最美好的时光

关键词: ui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