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win > 随便写写这部看了好多遍的电影

随便写写这部看了好多遍的电影

2019-05-12 19:16

剧透慎入。只是为了记录自己的想法。

女高中生宫水三叶住在一个偏远乡下小镇糸守町。宫水家世代经营着镇里的“宫水神社”。母亲二叶亡故后,三叶的父亲拒绝接手宫水神社的工作,而搬离了宫水家成为小镇的镇长。三叶从小与妹妹四叶和外祖母宫水神社的神主宫水一叶生活在一起。 三叶不满足于小镇狭小的格局,又由于家里古老的习俗和父亲的选举运动,她对“巫女”和“官二代”标签而烦恼不已,她希望来世可以变成一个生活在东京的帅哥。在一颗传说1200年才可以看到的彗星造访前一个月,三叶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住在东京,名叫立花泷的高中男生。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朋友,三叶虽然困惑,但仍为这个朝思暮想的都市生活兴奋不已。同时在东京生活的立花泷,梦见自己变成一个生活在深山小镇的女高中生三叶。当他们醒来时,发现又回到了原来的身体。周围的人告诉他们昨天他们怪异的举止,他两很快意识到,他们会不定期的交换身体。为了保证自己知道变身后发生的事情,他们通过彼此的手机记录着每一次变身后发生的事情。 变成泷的三叶与之前泷暗恋的奥寺前辈成为好友,并温柔体贴地帮她缝补被划破的工作裙。而变成三叶的泷,帮助内向胆怯的三叶,勇敢帅气回击周围的流言,让三叶在学校变得更受欢迎。 一次变成三叶的泷与妹妹和外祖母,徒步去山中的“神体”参拜。途中外祖母告诉三叶,“产灵”是一个土地的守护神,它可以连接人与时间,所以宫水家族的巫女编织的结绳是神的作品,它体现了时间的流动。不管是水,米还是酒,当人体吸收了这些东西就会与灵魂连接,这也是产灵。而敬神便是连接神和人的重要规矩。当她们进到神体去祭拜时,需要将最重要的东西留下来交换,也就是口嚼酒,制作人的一半灵魂。(口嚼酒:由神社的巫女在仪式上当众咀嚼米粒,利用口水发酵来酿的酒) 祭拜完毕后,外祖母突然问到“三叶,你现在是在做梦吧”。泷惊醒,发现已是满面泪水。泷看到三叶的留言,匆匆赶去与奥寺约会。在一个摄影展中偶然看到Hida(飞驒)的照片,与梦中那个小镇格外相似。约会结束时,奥寺问,也许泷之前有一点点喜欢自己,但现在是不是喜欢上了别的人。泷的手足无措告诉了奥寺与自己,内心的答案。他打开手机看到三叶的留言,约会结束时也许正好可以看到彗星。泷觉得奇怪,想询问三叶,却打不通她的电话。从那天起,泷再也没有与三叶交换过身体。他将记忆里的小镇用素描画出,在同学藤井司,与前辈奥寺美纪的陪同下,前往Hida。泷不断地向当地的居民询问着素描中的小镇,但却没有人知道。最后,在一家高山拉面馆中,遇到了出生在糸守町的拉面馆老板。店老板带着他们来到已经无人居住的糸守町。由于3年前,没有人能预测到,那颗彗星会在近地点分裂。分裂后碎片击中了当时正在举行秋祭的宫水神社。小镇被毁,超过500的小镇居民不幸罹难,其中包括了,只有17岁的宫水三叶。泷不相信这个事实,他打开手机想找出三叶的日记,却发现手机里的文字正逐渐的消失。夜晚,奥寺问起泷手上结绳,泷想起外祖母的话,结绳体现了时间的流动,而产灵可以连接人与时间。泷留下字条,告别藤井司与奥寺,前往神体。到达神体后,泷喝下当时自己留下三叶制作的口嚼酒后,跌倒昏迷。昏迷中,时光倒流,三叶出生;有了妹妹四叶;母亲去世;父亲离家;与泷交换身体;想到去约会的泷,三叶泪流满面;三叶去东京见泷;三叶剪掉长发;三叶去看彗星。泷惊醒,发现再次与三叶交换了身体。外祖母看出不是三叶的泷,告诉他自己和三叶的母亲,少女时都会做不可思议的梦,梦中变成了别人,但梦里的记忆现在已经完全消失。外祖母让三叶(泷)好好珍惜这个梦,因为梦醒来后,很快就会忘记。三叶(泷)决定和好友敕使河原克彦,名取早耶香一起拯救糸守町。敕使河原克彦利用家里的水胶炸弹,引炸小镇的变电所,名取早耶香在爆炸后,从学校的广播室像小镇播放避难通知,让小镇居民前往没有受灾的学校操场避难,三叶前往镇公所说服镇长父亲出面解决小镇居民的安置。父亲并不相信三叶(泷)所说的一切,争执中,父亲惊恐的问道,你到底是谁。三叶(泷)决定去神体寻找真正的三叶,让她回来劝说她的父亲。 而此时,在神体里醒来的泷(三叶),发现小镇消失了,她意识到自己在观看彗星的时候,便已死去。赶往神体的三叶(泷)记起,三年前,三叶为了见自己,独自一人来到东京。他们在电车里相遇,但那时的自己因为还没有交换过身体,并不认识三叶。女孩下车时,泷问她叫什么名字。车门即将关闭,女孩将绑在头上的结绳送给泷,告诉他,我的名字是三叶。神体前,泷(三叶)听到三叶(泷)的呼唤,却无法看到对方。在黄昏之时,他们终于相见,并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泷说,为了醒来以后不会忘记,可以把名字写在手上。但当泷在三叶手上写下“喜欢你”后,黄昏之时结束了。对方不见了,对方的名字也无法想起。(万叶集中的黄昏之时,世界的轮廓变得模糊,传说可以看到非人之物)三叶赶去完成泷的计划,再次去说服父亲…… 泷从神体外的山顶醒来,问道“我在这儿做什么”。5年后,泷大学毕业,四处求职,但他总觉得自己在寻找着什么。他不知道为什么5年前的自己非常在意关于8年前彗星引发的一系列事件的报告——彗星的碎片摧毁了一个小镇,但由于小镇正好在举行避难演练,大部分居民都逃到受灾范围之外的高中操场上,奇迹般平安无事。迷茫中,泷数次与三叶擦肩而过,冬去春来,一天,泷与三叶在不同的电车中相见。他们焦急的下车,寻找着彼此,最终在一个阶梯前相遇。“那个,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我也是”“你的名字是” “你的名字”故事并不复杂,男生女生交换身体,时空穿越这些也不算新奇的想法,同时我觉得在许多情感性格方面的刻画显得有些单薄。我知道它一定不是我的心头爱,但在我心里,它依旧是一部5星电影。对于每一部作品的评价,我总无可避免的带着自己极强的主观性。同一部作品许多的想法在几年后,又会变得不同。但我认为,无论多久“你的名字”依旧是一部我愿意观看以后,抹掉所有的记忆,再看一遍,如此往复循环的片子。 一部动画片,如同一场日本文化的旅行,从繁华的东京街头,到神秘的宫水神社,都市、小镇,咖啡馆、口嚼酒。每一个暂停都可以成为一张桌面壁纸,每一个画面如同一幅油画,这就是日本动画,这就是新海诚,如此细致,如此美丽。

多图长文。原文链接:

=== 主线剧情 ===

© 本文版权归作者  Jedi7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转自本人公号,ZH上一样的文章也是我发的)

某一天开始,宫水三叶和立花泷开始时不时地交换灵魂。灵魂互换的时间是随机的,并且当时发生的事情会在睡醒之后变得模糊。不过两人可以从周围人的描述中和日记中大概知道对方用自己的身体做了些什么。比如泷用他的霸气性格和运动神经帮三叶赢得了许多女孩的喜欢,而努力可爱的三叶开始经常与泷暗恋的打工店奥寺前辈约会。

最大的感受,就是之前不善于讲故事的新海诚讲了一个复杂而精彩的故事。似乎是看懂了,可里面很多情节的设定是有理有据的。

三叶把和奥寺前辈的约会定在了彗星最靠近地球的那一天。而在泷替三叶赴了这一场约会之后,他发现自己有些喜欢上了三叶。可在这天之后,他再也没有和三叶交换过灵魂,而三叶连同系守町的景致已经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两个礼拜后,他踏上了去寻找三叶的旅途。正是这场旅途,他发现,三叶所在的系守町已经被一分为二的彗星击中,包括三叶在内的镇上一半的人都不幸罹难了。


不相信事实地他去了宫水神社的神体之中,喝了三叶制作的口嚼酒,得以再一次和三叶灵魂互换。这一次互换的时间是彗星毁灭小镇的那天早上。泷说服了敕使和早耶香,开始实施拯救小镇的计划。他试图去说服三叶的父亲-这个町的町长-去帮助他,而三叶父亲发现他并不是三叶,不相信他而不愿意听从他的安排。于是他前往宫水神社,想让三叶去改变这一切。而此时的三叶在神社里醒来后,看到已经被毁的小镇,知道了那颗彗星所带来的灾难,震撼不已。

2016年12月3日修改内容(感谢评论区大家的讨论、质疑和补充):

两人终于在宫水神社附近,听到了彼此的声音。而因为黄昏时分的来临,两人再次灵魂互换,见到了彼此,本应模糊的记忆在此时也依旧清晰。他们约定写下彼此的名字而使这段记忆不在黄昏结束之后被遗忘,然而名字还没有写完,黄昏已经来临。三叶赶忙跑回町里执行拯救计划,成功说服了她的父亲,实施救援活动,避免了全镇居民的死亡。可是记忆已经模糊的两人开始忘记了此前发生的所有灵魂互换的事情,只留下一些怅然若失的梦。

修改了错别字,主要是把“系”修改为“糸”;
被外婆发现后立花泷灵魂没有本体,即删除了宫水家族“看到灵体互换后会使灵魂强制回归”的设定;
解释了开头着浴服的三叶并非时空B下存活的三叶的回忆,而是时空A下三叶死前的景象;
补充了时空B立花泷线:2013年10月3日,未收到绳结;
补充了时空A下三叶死亡,日记消失的设定。

彗星灾难的8年后,一直在寻找什么的两人,终于在迎面而来的地铁上,看到了等待着的对方。两人立马下了地铁,互相寻找彼此,终于在阶梯上遇到。本装作萍水相逢的两人,在泷按耐不住的问话里“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打破了插肩而过的宿命,而有了一个圆满结局。

回答被质疑最多的问题,为何是平行世界而不是单线世界修改历史:

总结:通过不同时间和地点的宫水三叶和立花泷的灵魂互换,两人得以改变彗星毁灭三叶小镇的命运,而在未来成功相遇。

1.如果是单一时空线,无法解释死去的三叶借用立花泷的身体确认自己死去的事实。
2..如果是单一时空线,在2013年10月4日黄昏之时出现了两个立花泷,一个比另一个大3岁,一个在山顶一个在家。那么此时2016年也存在着同岁的两个立花泷,但这两个立花泷面对的是三叶死亡与存活的不同事实,这明显不可能。
3.在片头曲《梦灯笼》歌词里提到了“被5次元捉弄,但我会依然瞩目你的影踪”这一句,5次元也就是五维,时间不再是四维里的一条线而是一个面,也就是暗示了平行空间的存在,而且新海诚在《云之彼端》里也运用过类似的手法。还有一点暗示,就是在三叶的好友敕使在动画前半段就说了前一天魂体互换的三叶可以用平行时空/前世的观点解释。

=== 主线剧情时间线梳理 ===

评论区和私信我的朋友,感谢你们对这个回答的关注,非常抱歉,本人精力有限,无法做到一一回复。以下是正文。

系守町的宫水三叶和三年后在东京生活的立花泷开始灵魂互换。


三叶帮泷去打工并和奥寺前辈约会,泷帮三叶赢得一堆女生的喜欢。

首先,要厘清整个故事脉络,要讲清楚几个问题。

泷去宫水神社,供奉了三叶的口嚼酒。

【宫水神社】

彗星事件前一天:三叶去东京寻找泷却发现泷并不认识她,只给了泷她的发绳。

据宫水三叶的外婆宫水一叶所言,宫水神社已有千余年历史,保留着秋之祭典、口嚼酒以及结的习俗,这些习俗的内涵和来由因200年前茧五郎之大火使相关典籍被焚毁而不可考,但宫水家族依然保留着三项习俗的形式,历代相传。宫水三叶的母亲宫水双叶在女儿幼年去世,曾为民俗学者的父亲作为上门女婿,因妻子的离世放弃了神官的职位,从事政治,后成为镇长。外婆宫水一叶为了延续宫水神社的传统,将上门女婿赶出家门,独自抚养两个外孙女。宫水家族历代传人拥有灵体交换的功能。据笔者推测,宫水神社的形成或许与1200年前陨石坠落形成的糸守湖以及产灵之神的神体隐世有着莫大的关系。

彗星事件那一天:泷和奥寺前辈约会发现好像喜欢上了三叶;三叶在参加秋日祭典的时候罹难。

【结】

彗星事件两周后:泷随同奥寺前辈和朋友司去寻找三叶,关于三叶的信息只有泷所看到的风景。偶然间泷才发现三叶住在系守町,而系守町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被彗星毁灭。

宫水神社习俗中最重要的一环,外在表现形式是绳结,内在意义为产灵之神(日语中,产灵与结是同音字,产灵之神为日本造化三神之一,此处为双关)。在故事中,宫水三叶的发带,立花泷的手链,包装口嚼酒的密封绳都是编制的绳结。被宫水家族传人赠与结的另一方会和传人产生维系,触发灵体交换。据宫水一叶所言和立花泷所悟,结是神的作品,象征着灵与体的维系,人与人的联结,时间的流动,在制作过程中的聚合、成型、扭曲、缠绕、断裂、还原、联结,指向了故事里具有相同特点的时间脉络与人物纠葛。

随便写写这部看了好多遍的电影。泷去了宫水神社,喝了三叶的口嚼酒,和三叶发生灵魂互换。三叶看到了三年后的小镇的场景;而泷回到了彗星事件的那天早上,开始实施救援计划。

【口嚼酒】

泷的救援计划在三叶父亲那里碰壁,又去宫水神社寻找三叶。黄昏时分,两人灵魂再次交换。互诉衷肠之后,黄昏结束,两人记忆开始模糊。

宫水家族向产灵之神神体隐世进献的贡品,也是结的表现形式之一,是水、米、酒与灵魂的联结。将水、米经宫水家族传人咀嚼后密封发酵而酿成,存有制酒者的半身,也就是灵魂。服下口嚼酒的人即承接了制酒者的灵魂,将强制发生灵体交换现象。

三叶回去说服父亲对小镇进行救援,挽救了小镇居民的生命。泷回到东京继续自己的生活。而此时三叶已经没有了泷的全部记忆,泷也只记得自己对三年前的彗星事件感兴趣所以来了系守町这件事。

【灵体交换】

彗星事件8年后,两人遇见彼此。

两人的梦境扮演彼此真实现实的状态。灵体交换跨越时空,在梦境中,自身的灵魂操控对方的肉体,肉体的行为真实存在并作用于现实世界,梦醒后灵魂回归本体,自身关于操控肉体所作用于现实的记忆保留片刻后迅速消失,而自身灵魂对被操控的肉体则完全无记忆,只能通过第三方反馈得知。

=== 随便说说 ===

【隐世】

这个电影看了好几遍才有一些看懂。

近邻糸守湖的远古遗迹,被宫水家族奉为产灵之神的神体。其形成或许与1200年前的陨石坠落有关。

处处都有伏笔,比如红绳与时间的隐喻,黄昏时分,泷手上的红绳,日历上日期星期的不一致。还有数不清的彩蛋,红绳上的图案,画画课上同学的涂鸦,奶奶泡的茶水的茶叶,三叶用的CPB的护肤品。无数的细节好评,变成泷的三叶从床上掉下来,口音的变化,姿态、神情和发型的差异,泷带红绳的时机,泷家所能看到的双子座和东京铁塔,迅速接受三叶提议的敕使在早先时候流露出的想摆脱现在生活的想法。还有交错的感情线,喜欢着敕使的早耶香,小心地确认着敕使对三叶的在意;陪伴着泷去找三叶的奥寺流露出来的淡淡失落;三叶父亲对于宫水家的态度和情谊。以情节的设计安排,音乐画面和细节的处理来说,这部作品真的很让人震撼,值得一品再品。

【黄昏之时】

这部作品本身是部纯爱电影,因为时间和空间的交换而显得复杂和精妙。就故事本身而言,我觉得有一些平淡。男女主感情的发展有一些莫名。后半段黄昏前后的情节,彗星事件发生时的音乐和描绘,在第一次看的时候,很跳戏。

日语“你是谁”的语源,相传在黄昏之时,可看见非人之物,即不可见之人,一语双关。暗示了在黄昏之时神体之上,会产生时空交错的结。在黄昏之时看见不可见的人之后,灵魂会回归本体。

但是总而言之,这部作品我还是很喜欢的。会有冲动想要看遍新海诚所导演的全部作品。

【2013年10月4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末小非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彗星最接近日本的日子,彗星碎片于当日晚8时42分坠入糸守湖畔,其动能与势能转换为巨大摧毁力,几乎毁灭了整个糸守镇。

这一天也是平行时空的交汇点与分节点,证据就是在前一天剪了短发的宫水三叶与好友敕使河原克彦与名取早耶香当日首次见面的时间和服饰不一样,时空A中,三人于当日晚间会面,短发宫水三叶身穿秋日祭典的浴服,后死亡。死亡后,魂体互换期间所记下的所有日记消失;时空B中,被立花泷灵魂控制的短发宫水三叶在上午便同好友见面,没有穿浴服,后转移了居民,未死亡。服下口嚼酒身处2016年10月某日时空A的立花泷的灵魂强制进入了当日清晨宫水三叶的身体开启时空B,而时空A中宫水三叶的灵魂则进入到了2016年10月某日身处时空A隐世服下口嚼酒的立花泷的身体,而时空A的宫水三叶在2016年10月某日肉体已不复存在,看到小镇遗迹回想起自己肉体已死的事实。

互换灵体的二人在时空B中于黄昏之前同时在隐世出现,时空A立花泷控制的时空B里的宫水三叶的肉体与时空A宫水三叶的灵魂控制的时空A立花泷的肉体,两具同在隐世的肉体相隔了三年的时差,但进入黄昏之时,可看见不可见之人,二人打破时间界限看到彼此并灵魂归体,随后时空A里的立花泷将结交还给时空B里的宫水三叶。

其实,封印在口嚼酒里时空A宫水三叶的半身灵魂借助3年后时空A服下口嚼酒的立花泷的肉体,回到了2013年10月4日死亡之前时空B的肉体上,并接受了黄昏之时灵魂归体后时空A立花泷归还的结。之后说服父亲转移了居民,八年后2021年遇到了时空B里刚刚大学毕业还在找工作的立花泷。

而黄昏之后灵魂归体返回时空A的立花泷,则再也不会见到宫水三叶,因为宫水三叶在时空A的死亡已成既定事实,同时他也忘记了对方的名字。但他服下口嚼酒强制灵体交换的意义在于开启了时空B,在时空B下的自己在2013年10月3日将不会收到结,也不会和时空B下的宫水三叶发生灵体交换,自己会特别关注2013年10月4日彗星碎片坠落但无人伤亡的新闻,也会和两名好友在2016年10月某日前往糸守镇,但时空B的立花泷没有关于隐世的记忆,不会寻找到口嚼酒,立花泷在隐世附近的丘陵上睡了一夜,糸守镇之行无功而返,最后在2021年与时空B下的宫水三叶相遇。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win,转载请注明出处:随便写写这部看了好多遍的电影

关键词: ui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