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win > 我看《黄飞鸿》——时代剪影与民族根性

我看《黄飞鸿》——时代剪影与民族根性

2019-05-12 09:16

大概是文化太过早熟的关系,中原华夏五千年历史读下来,令人扼腕叹息处不少,让人眼前一亮的惊喜却委实不多。整个国家、整个民族,像是按照早已写就的剧本,按部就班的走出一条平平无奇的直线。
所以乱世出英豪,只有礼崩乐坏的时代,才能出那么几个不循规蹈矩,却创下不世功业的人。而所谓之“侠”,也常常诞生于这个时代。君不见金庸小说中,无论是郭靖、杨过也好,张无忌、袁承志也罢,无不是是生活在国破之际,存亡之秋。
但中华历史和的儒家伦理惯性之大,偶尔波澜壮阔一番,也很快平息下来,继续死水无波的天地君亲师下去。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除了留下史书一章“游侠列传”,便也无迹可寻。只有船坚火利的欧洲列强,用大炮轰出一个“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所有旧的东西被打碎重新糅合,每个有识之士都在重新定位着自己和这个民族在世界上的位置。工业革命和思想启蒙同时在这片古老大地上龙卷风一般呼啸而过。虽然没能在短期内改变中国被人鱼肉的羸弱,至少孕育出了一整个人才辈出的中国近现代史。
这样的大时代,按理说可以诞生多少文艺作品,用来梳理回顾也好,借鉴学习也罢,都大有文章可做。但限于意识形态之争,这段并不太久远的历史又有了太多不可明说之事,不辨对错之争。所以无论文学创作还是影视改编,都颇有掣肘。《走向共和》的前车之鉴还在,后来者更加谨小慎微,所以到今天,这段历史慢慢竟被文艺主流所遗忘。
其实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两岸三地对这个时期的描写,都很是出过一些精品。其中笔者最喜欢的,还是徐克的《黄飞鸿》系列。
在拍摄东西方文化碰撞题材上,香港导演无疑具有独到的优势。百年开埠,华洋混杂,在这里,传统与现代的拉锯比中国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强烈得多,也要早得多。
实际上,简单的一句文化碰撞,远远不能概述“黄飞鸿”系列的真髓。就像电影的英文名——“once upon a time in china”——中国往事。整个黄飞鸿系列,特别是李连杰所主演的前三部之所以经典,在于电影全方位展示了一个支离破碎和万象更新的时代里,各阶层中国人的生活剪影与精神根性。
作为主角的黄飞鸿,虽然是武夫,但却是一代宗师做派,举手投足沉着儒雅,处变不惊,兼之医术精通,允文允武,正是中国传统士大夫阶层的代表。巨变到来,他们是最先受到冲击的那群人。数千年的伦理道德在坚船利炮面前化为齑粉,老大帝国的迷梦一朝而碎。但他们却也是最先觉醒的一群。从林则徐到魏源,再到同治中兴一帮重臣,图变之思开始在上层蔓延,直至洋务运动、戊戌变法乃至辛亥革命,虽然他们本身作为一个过时的旧阶级被扫入了历史的故纸堆,但开风气之先、思救国之始的功劳,却是无法磨灭的。
正如那个时代的士大夫阶层一样,电影中的黄飞鸿也经过了思想转化的过程。一开始的他是保守的,甚至不无顽固。但随着叙事的开展,他一方面为留学归来的十三姨所感化,一方面被中国积贫积弱的不争现状所震惊,开始心向变革。这样一来,儒家或者说中国文化身上那种因循守旧、一成不变的盔甲就出现了裂痕——要知道,儒家所推崇的,正是祖宗成法不可易,圣贤之言不可违。
当然,作为传统中国人的黄飞鸿,在大时代中也有着他个人的局限性。对待残破的国家和羸弱的国民,他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却无法寻找到救国救民的法子。医术救不醒国人,拳脚更打不醒国人,他只能众人皆醉我独醒,退到家乡独善其身。
而十三姨和牙擦苏等人,代表的是另一种中国人。他们全盘接受西化,却与这个古老国家显得格格不入,反而自己也成为了某些激进爱国分子的革命对象。他们的那一套不能拯救这个病入膏肓的垂老帝国,只能去证明,所谓华夏礼仪之邦、皇天后土之地,距离世界,已经有了多么令人恐惧和绝望的距离。
剩下诸形诸色的各色人等,无不带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阶级、阶层代表性。他们之中,既有以反派出场却令人心生同情的,如严振东、纳兰元述,也有道貌岸然却心怀鬼胎的,如一干白莲教与义和团。乱世显乱象,众生你方唱罢我登场,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鬼胎。
严振东带有旧秩序的隐喻——拳脚过人、武勇无敌。但在这个变幻的时代,他的那一套已经过时,所以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贫困潦倒英雄末路,要么犬附恶徒助纣为虐。他的死是自作自受,却也是一场命数的悲剧。拳脚永远无法低过枪炮,而他,不过是一个错误的时代中的悲情英雄。
而纳兰元述则更加充满着古希腊式的悲情色彩。他武艺不凡、又学贯东西,原本应该是这场大变革中最精英和最有用的人才。但他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也无法背弃自己所代表的满洲贵族的利益,所以哪怕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无法阻挡历史的潮流,哪怕他对黄飞鸿早有英雄相惜的情分,还是不得束布成棍,以卵击石般的迎来自己宿命般的死亡。
如果说这两种人是因为顽固、守旧而成为变革阻力的话,那么白莲教、义和团一类人,就更加体现出中国人愚昧无知的劣根性来。愚昧的人最容易被煽动,哪管那个在台上慷慨激昂、刀枪不入的教主、坛主或是其他什么人,肚子里抱着什么野心和黑心。一代又一代草民山呼万岁成为炮灰,用鲜血枯骨堆砌出一将功成……
uwin,“治人容易,治国却难”,时至今日,中国人尚且民智未开,遑论百年之前。其实不止是白莲教与义和团,一个个见死不救的市侩小民,一堆堆不分黑白的围观群众,一群群点赞叫好的“自干五”……怪不得陆皓东万念俱灰,这百年以来,哪怕有了辛亥炮响,有了天安门城楼的振臂一呼,可事到如今,又何曾变了模样?
更加上不了台面的,便是赵天霸与沙河帮之流。他们一个是地痞土霸,一个是买办汉奸,前者不论谁坐江山、谁得天下,永远是欺行霸市耀武扬威。后者则巴不得内忧外患,才能大发国难之财。但这些人不过跳梁小丑、肌肤之疮,真正让这个国家迷路的,却不可能是他们。
所以黄飞鸿明白,百年来的有识之士也明白,中国首要,在开民智。且看黄飞鸿一番话语:
“李大人,所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刚才天炮一响,如果没有天灯挡枪的话,胜负归谁,还没人知道。现在金牌在我黄某的手中,并非我赢了;大人为了大显我民神威而举办的这场狮王大赛,死伤这么多人,在世人眼里,我们都输了。依小民之见,我们不只要练武强身,以抗外敌;更重要的是广开民智,智武合一,这才是国富民强之路。 区区一块牌子,能否改变国运,还请李大人三思。这金牌,就留给您做纪念吧,告辞了!”
虽然不无说教,但整个《黄飞鸿》系列之精髓,尽在于此。
看懂了这些,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去年新上映的《黄飞鸿之英雄有梦》为人诟病,甚至一文不名。
说是少年黄飞鸿,但其实彭于晏的年纪比当年初饰黄飞鸿的李连杰还要大上两岁,但偏偏剧中的他却像个毛头小子,哪有一派宗师的架势?说到底,这不过是“阿飞”为主角的一个三流黑帮故事,虽然最后彭换上了李连杰版黄飞鸿的经典扮相,可如果将故事主角换上另外一个名字,也丝毫不影响叙事的进程。再加上动作既虚华难看,主题亦空洞无趣,唯一剩下的看点只有男明星的卖肉和女明星的秀脸,自会寡然无味。
而回想李连杰,虽然当年还有些青涩,但那份稍带羞涩的表演,正配合了黄飞鸿的宗师风范和君子气度,再加上他不苟言笑中不时爆发的冷幽默和极其华丽的动作风格,让黄飞鸿成为他演艺生涯中最为经典的角色,也让“黄飞鸿”成为中国荧幕上最后一个伟大的传统英雄形象。
徐克抛出了许许多多的问题,却没有给出行之有效的答案。黄飞鸿保住了革命的星火,可革命后的中国依旧乱象丛生,又要何去何从?他提出了开民智的诉求,但统治阶级如何舍得放权,启蒙怎样执行?他打跑了装神弄鬼的邪教,但一代代以爱国为名的愤青们依旧热血上脑,邪端乱教依旧横行,僵局如何破?徐克不管那么多,佛山无影脚下从无三合之敌, 正义者恒胜,不义者必毙,他用这样充满浪漫主义和英雄主义的简单手法,解决了电影中的矛盾与戏剧冲突,却也留下了一个个问题,让人思考,让人深省。
黄飞鸿系列最为精彩的第一到第三部,拍摄于1991年至1993年之间,而那段时间,正是徐克才气最为外露,也是创作欲望和艺术野心最为旺盛的时候,也是大陆和香港刚刚和即将迎来重大事件的时候,徐老怪在电影中加入了多少对现实的隐喻和期许,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说得清楚。当然,我们也无法否认,整个系列都充斥着香港电影的一些通病——对历史和地理细节的不尊重,刻意无厘头情节的喧宾夺主和部分配角的过于扁平化。但那时的香港电影,却比现在的华语大片多了些恣意挥洒的奔放,和不拘一格的气象,孰优孰略,就见仁见智了。
现在徐克醉心于电影技术创新,意图将华语电影特效水平向好莱坞靠拢。这样的徐老怪自然也十分重要和值得敬重,但我们却依然更怀念那个童心未泯、天马行空、妙笔天成的他。
就像,我们更怀念那个白衣胜雪、翩若游龙的黄飞鸿。

最近将该系列6部重新看了一遍。真的感觉不一样。

                                                                                                                 ——论《黄飞鸿》之人物

从故事上来说,从南到北,从中到西,导演还是希望努力描述清末民初黄飞鸿所处那个正处在历史变革,社会民族矛盾加剧的中国,但囿于香港电影成本和周期固有的局限,很难真正展开那幅弘大的历史画卷,这点稍显不足,但尽管如此,该系列较之于香港一些其它动作武侠片,制作还是比较用心。

        电影是梦想的投射,而角色则是维系观众和梦想的纽带,演活了角色,就意味着征服了观众。

虽然在故事主线,由赵文卓主演的4、5两部在主线上说的过去,但剧情上是不能比的,即使由李连杰主演的话,也难逃烂片的宿命。第四部,没什么故事新意,拿了狮王之后要和洋人举办的狮会继续比赛,中间穿插的拳民红灯照,可以看做是第二部白莲教和第三部狮王争霸某种意义上的升级,之后的背景就爆发了八国联军进京的事件,即使是有着大的历史背景,但是篇幅成本所限,这种历史背景如同廉价照相馆所拍的画布风景照一样,看似有了,其实没有;看似有了,不如没有。第四部非要穿插一些投靠德军的抗清复明的后人,作为黄飞鸿最后强敌,又显得无趣。完全没有第二部甄子丹所扮演的纳兰元述那种复杂的性格描述,他们更像是刻意又随意安排的通关强敌。这一点在第五部里面就更为明显,第五部是最烂的一部,有点像番外篇的性质,打海盗张保仔。这部也是时代背景元素运用最少的一部,通篇只有广州的衙门是英式法庭的形式,其它时候全篇更像是乱斗的片子,剧情张力较弱。

        生命因为梦想而美丽,电影因为角色而精彩。

元彪所演梁宽的喜剧成分并未充分展现,但仔细想想第一部梁宽的身世设定上也有着悲剧的成分,梅县梁宽,漂泊至今,一事无成。在戏班里不受重用,丢了工作,转拜严振东门下,严振东走投无路去做了沙帮的打手师傅,本来师傅教育他目前的不道义是为了以后的道义,但对十三姨的侵犯根本上使得梁宽走上了和严振东决裂的道路,并之后拜在了黄师傅门下。北派南下的拳师严振东本身人不是大恶大奸,和沙帮的地痞头目不一样的,严振东的流离失所,平穷对人的性格影响是非常现实的,他能从道义上理解并且说服自己暂时做点恶事,以后发达了就可以正义了。有趣的叶问里面也有个南下的北派恶师,金山找。严振东的性格描写要更加丰富,金山找只有为求名利之下的凶恶更像是浮在表面的东西,而严振东在于隐忍,他知道地痞们叫他一声师傅露两招,其实和叫赏街头卖艺没什么区别,他能忍,这是描写了心里深层次的东西。严振东其实应该能有更大作为,可以生不逢时、死的早,如果说站在非正义一方必须死的话,这句是扯淡,是价值观的东西。

        《黄飞鸿》系列电影就有各种各样的角色,精彩的角色。

在第二部里面, 莫少聪演活了梁宽这一角色,也是从第二部加大了喜剧的成分,但至此梁宽一角性格变化也不会再有了。第二部里张铁林所演的孙文一角,还显得的青涩。甄子丹的武官纳兰元述也显得青涩,但是在人物的设定上,纳兰元述更好。孙文新派革命党人,纳兰元述清政府的武官。中间夹杂着白莲教、外国使馆、黄飞鸿。通过国人的封建迷信盲目排外,更能看出治旧中国的良方,是在传播新思想和知识根除愚昧无知。纳兰元述也并不是大恶大奸,本身就是满人,维护自身统治,抓革命党人,只是在变革的时代做了自己给历史所赋予的任务罢了。

        一部成功的电影,首先必然有一个成功的男主角,也许还会有一个成功的女主角——如果有的话。《黄飞鸿》系列电影最关键也是最重要的问题当然是——由谁来饰演黄飞鸿这个男主角?事实上,早在80年代,徐克就已经有了拍摄《黄飞鸿》的预想,但翻遍整个偌大的香港影坛,竟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演员。

第三部,李鸿章建议举办赛狮会,以倡习武之风。结果俄国人因为利益打算在会上暗杀李鸿章。第三部里面,虽然剧情简单,但是李箭所演的大平号李霸天是里面最大的两点。表情之丰富,性情之奸滑,把玩世不恭的京痞子味表现的淋漓尽致。在这部里面,鬼脚七也出场,也是具有一定悲情色彩的转变。鬼脚七也有着从邪恶到正义的转变,性格描写较为清楚。

        世上常常缺少善于发掘千里马的伯乐,但世上其实也常常缺少千里马。

在情感方面,安排了十三姨,作为新式妇女的代表和新派西式事物引入的关联人物。感情戏份安排上前几部的,少君和飞鸿影子擦汗和跳舞是不多的亮点。其它作用在于一些西式道具、语言和笑料包袱的一些情节安排上。对于西式的重要的一些道具上,第一部里面最重要的其实是火枪,这也是全系列多要面对的问题,冷兵器时代的武术遇到了远距离的火枪该怎么办的问题。在第二部里面,十三姨带来了照相机,大使馆里面的电报局,孙文西洋手表,中国人的时间不多了。 这些西式物品既在反映着时代背景,也在其中情节场景设置、剧情发展和对白内容起到了象征性和实质性的作用。第三部里面,最重要的莫过于电影摄像机了,它既是对电影本身的致敬也是直接推动了之后剧情的发展。

        每一个演员,都有适合于自己的特定角色类型。有的演员,终其一生其实都只在重复扮演着同一个角色;有的演员,即便在舞台上坚持到最后一刻也未能得到缪斯女神的青睐。而身为动作片演员,由于非科班出身以及类型片等因素的限制,能够引发观众共鸣的机会更是寥寥无几。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win,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看《黄飞鸿》——时代剪影与民族根性

关键词: ui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