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win > 从头来过

从头来过

2019-05-08 17:07

《春光乍泄》讲述了一个很简单的爱情故事,花花世界里放荡流离的浪子几经辗转终于回头,而等候在原地的故人却已经心死,决意不再“从头来过”。难能可贵的是电影中精妙的色彩叙事和光影调度,无声中动人心魄,似乎有一种魔力,让我们渐渐沦陷于遥远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晦暗的夜色中,两个男人的分分合合,泪流疯癫。

“不如从头来过”是何宝荣的口头禅,这话对我很有杀伤力。我和他在一起很久了,中间也分开过,可是每次听见他这么说,我总会跟他再走到一起。
                      by 《春光乍泄》

       或许寂寞已经成为都市人的一种习惯,在电影中那漫长的的贯穿始末的孤独让人似曾相识却又难以言表......每次何宝荣对黎耀辉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时,杀伤力不亚于鸦片对一个烟鬼的致命诱惑,明知不该却一次次的饮鸩止渴。

黎耀辉固然好,对爱人痴心守候,百般宠溺。但我更喜欢何宝荣,他似乎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既单纯又浪荡,既简单又复杂,那么那么深的心。我永远也看不透他,不知道他跌跌撞撞一身伤痛追寻的,到底是什么。最终,黎耀辉只身来到伊瓜苏瀑布,感叹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两个人才对;而何宝荣住进了他们曾经的小公寓,学着黎耀辉的样子,摆放好香烟,认真打扫房间,然后紧抱黎耀辉盖过的毯子缩成一团,嚎啕大哭。

图片 1

    1996年的王家卫心血来潮远赴阿根廷筹拍的这部电影在加上那个时期的梁朝伟、张国荣,就注定了它将成为王氏电影美学的又一新高度,《春光乍泄》一举斩获当年戛纳最佳导演、金像最佳男主角。在此之前关于同性恋的影片一直没有被大众的视线所关注即使有《喜宴》、《十七岁的天空》这样的代表作,但还是无法扯去观众心中那块对边缘人群蒙上的灰色面纱。随着时代的开放,各种电影的视角和选材被大众接受,或许李安导演的《断臂山》成为许多影迷心中的经典,但比起绵延悠远的痴缠,那炫目到刺眼却一闪即逝的明媚春光却更易烙印在心中。

“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再也无人听见。

是的,我最近才看完这部片子。未免有些太迟。

     为了从头来过,两人来到阿根廷,在那个边缘的城市里,在那个特殊的背景下,人性其实是相当的苍白脆弱,每一个人都分外地害怕寂寞。由于两人性格的不同,一路上的不和与争吵让黎耀辉和何宝荣在刚到达布宜诺斯艾利斯就决定彼此分开一段时间,如果遇到就从头来过。早已习惯对方离开自己又再次对自己说出那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的黎耀辉在离开何宝荣之后就开始找工作努力赚钱,在异乡的土地上,漂泊无根的黎耀辉带着些许期望、疑虑与无奈的心情,虽然生活看似平静,可心里缺的那一块何时能够填补,数着手里的钞票,除了算计着生计是否还想着那个人过的如何,他在哪里做着什么?在不同地点的同一时间,他是否也像自己一般被寂寞所纠缠又心怀希冀?电影一直在用黑白胶片演绎着,在混乱、拥挤、嘈杂的街口站着的黎耀辉与香烟为伴,深锁的眉头从未展开。而酒吧里暧昧的声色世界里,何宝荣与鬼佬鬼混的画面深深刺痛了辉的眼睛。在重逢的刹那,一个人的灯灭了,一个人的心却亮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茶微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无论男人或女人,一旦不顾一切地去爱就注定会面目全非。《春光乍泄》里张国荣饰演的何宝荣总会在他们分开又相遇的时候对梁朝伟饰演的黎耀辉说,“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我只想你陪我一下。”面对愤怒失望的黎耀辉,何宝荣慵懒的笑着说,却在他摔门而去之后将一个人的哭泣深深埋在被子里。不知道还可以说多少次从头来过,亦不知道下一次的从头来过又可以维持多久,但现在,此时此刻,自己只想回到那个熟悉的怀抱,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名车名酒声色犬马的放纵无法驱散寂寞,此时发现什么都代替不了他带给他的那份安心和包容,昔日的甜蜜在四目相触的那一瞬间占满心房。
    
     受伤永远是恋人们僵持的转折点,为了帮助黎耀辉,何宝荣两次被打,再加上:“等我好了,我们一起回去,从头来过。”这样的依赖,像透过裂隙洒进心房的阳光,一点点瓦解着黎耀辉的心。就像影片进行到这里开始由黑白转变为温暖旖旎的黄色,整个影片中为数不多的笑容出现在黎耀辉的脸上,在那个北美风格浓郁的小屋里,点点暖意铺在木质的桌柜和翻卷的墙纸,两个经过无数次分分合合的人也抵挡不住这腻人的浪漫,黎耀辉每天帮受伤的何宝荣擦身,陪他晨练,甚至在重感冒的情况下还为何宝荣煮饭,而何宝荣则欣然享受着这样的宠溺与纵容,每天在家等待着他进门,时不时的电话骚扰一下让他觉得心里好满足,而每天的撒娇与痴缠也让黎耀辉觉得这是最幸福的时光,工作的辛苦对于他来说不再只是消极的赚钱,而是一种责任,为了他愿意去做任何事的动力。真的不想再让他从他身边逃走了,毕竟谁都不想一个人,谁都不愿寂寞再次袭来,不管下一分钟如何,我只想要这一刻的绚烂盛放,这一刻的春光乍泄。在这美好的的不真实的光影中,两人缠绵起舞的身影照亮了狭小阴暗的厨房,终于,两颗寂寞的心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靠在了一起。这一幕成为影片的经典,也将这份迷惘的温馨浪漫演绎到极致。王家卫导演用柔和的色调再加上演员自然真切的表演令同性之间的爱表达的不使人反感,而是一种唯美的形而上学。
     
     生活在继续,黎耀辉换了一份工作后,遇到了张震饰演的小张,这个角色是那个年代人们所共有的隐含寂寞的具象世俗化写照,同样的个性鲜明,同样的家庭背景,以及旅行背后所背负的无奈让黎耀辉感到了同类一般的亲切感,但小张的洒脱和简单又让黎耀辉感到久违的新鲜,为何一个人可以轻松地在外面四处旅行,在那片共同呆过的土地上有没有他牵挂的人。黎耀辉惊讶于孤独一人的他却给人感觉充实自如。
  
     害怕失去反而会加剧失去的速度,何宝荣的伤渐渐好了,平静的生活却在漫长的时间下开始变质,日复一日的等待由温馨变成消磨,一成不变的生活使人寂寞的恐慌,在那个时代,寂寞比死可怕。黎耀辉精心营造的金丝笼困不住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何宝荣,黎耀辉把何宝荣的护照藏起来却彻底的让何宝荣离开,又恢复了以前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在何宝荣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黎耀辉痛苦的认识到何宝荣就像一只没有脚的鸟,只能一直飞啊飞,他一生唯一一次落地就是死亡来临的时候,原来从头来过有很多种意思,爱情在寂寞面前既然是奢侈品,那么在情感缺失的时候,又有谁去强留那易碎的美好呢。小张的陪伴与照顾让黎耀辉重新审视了这段旅程的意义与自己最终的归属。在送走攒够钱准备前往世界尽头的小张后,黎耀辉走在阿根廷夜晚的街道上,各种异乡的语言和啤酒气泡升腾的声音充斥在耳边,各色异域的脸从身边掠过,黎耀辉把自己想象成何宝荣,融入了都市的夜生活。“我本以为我与何宝荣不同,怎么知道寂寞散开的时候,个个都是一样的。”黎耀辉的内心独白平添凄凉。
         
     黎耀辉依然害怕听到何宝荣讲不如我们从头来过,但他将护照还给了何宝荣,全力工作。在回香港之前,黎耀辉去了两人当初决定一起去看的伊瓦苏瀑布。“我好难过,因为我始终觉得,站在这个瀑布下面应该有两个人。”人在寂寞到麻木的时候,只愿心里的是美好的记忆,或许在黎耀辉心中,何宝荣从没变过,一直都是那个任性撒娇缠着自己,没心没肺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的闪光人物。人生有很多事看似我们掌握了主动权,事实上我们失去了心里最重要的东西,何宝荣回到原来两人住的地方,把房间整理的干干净净望眼欲穿的等待着黎耀辉,好想再对他说:“黎耀辉,不如我们从头来过。”可是这次他真的不会再回来。崩溃的何宝荣歇斯底里的大哭,激情容易,在一起容易,原谅也容易,可生活退去华丽绚烂的外壳回归平淡的时候,曾经共同追求的纯粹的感情最终败给了寂寞。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他与他相拥起舞的画面,姑且就这样吧,因为我们回不去了,而且,我也不想回去。

在一段感情中,这句话的杀伤力真是太大了。好像就冲着这句话,彼此的两个人就能一笑泯恩仇,忘记之前所有的不愉快,真的从头来过。

图片 2

黎耀辉能为何宝荣半夜跑去买烟,黎耀辉能为何宝荣打架以至于丢了工作,黎耀辉患了感冒还裹着毯子为何宝荣做蛋炒饭,黎耀辉当然也会因为何宝荣的一句话就真的从头来过。然后为了重新开始,一起来到阿根廷。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win,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头来过

关键词: ui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