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win > 真相以外的其他

真相以外的其他

2019-05-07 17:39

今天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比较郁闷,本想这部喜剧片来冲走一些压抑的情绪,翻翻豆瓣看到了这部片子,只因看到“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这几个字。因为我本身就比较喜欢看这些比较有真实感的电影,但是看完后后悔了,现实已经很残酷了,我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来虐待自己的弱小的心灵。其实看那么多现实的关于人性的片子,只为了告诉自己,现实的残酷是正常现象,如果你还没习惯只能说明你才幼稚,太理想化,太不成熟了。
不想谈论过多电影的内容,电影让我想起了在我国发生的一些真人真事,太多的新闻充斥着这个世界,幼儿被性虐但是罪犯却可以不受到法律的制裁,当法律已经充当不了“公正,正义”的角色,当弱者连法律的途径都无法寻求的时候,只能选择用另一种犯罪来处罚这样的犯罪,影片看完,我都有种冲动去把那些罪犯给杀了。也许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因为这些都是现实,我想那些强权者应该很欣慰把世界变成了他们的世界,让我们对这些不公平都熟视无睹,大家只希望灾难别落在自己的头上,只为了明哲保身。现实变得如此残酷,我真的甘心活在自己的幻想中。对于那些为了正义而呐喊的人,真的只剩下佩服了。
uwin,昨天在路上碰到小偷偷东西,可是我选择了沉默,因为我怕,一群新疆人围过来。平时因为这些事情而抱怨别人竟然能够甘心做看客,可是轮到自己的时候,我觉得如果能够呐喊出来是需要多大的勇气。
冬天很冷,可以让你想到你周围的人其实是可以给你温暖的。

signal.看完了,熬了两三天,看着非常过瘾。喜欢悬疑、推理、犯罪类题材的影视作品,这部剧无疑是十分完美了。

话题从一部叫做《杀人回忆》的韩国电影展开,这一部罕见的好片所讲述的是80年代的韩国一个小镇里发生了数起女性被奸杀的案件后警方如何费尽心思找凶手的故事。故事内容本身很俗套,奸杀案在世界各地发生的次数数不胜数,因此这部电影的重心绝不是放在讲述这个奸杀案本身,而是警方如何一步步去追查案件真凶的,或者说这也不是重点,重点是展现警察们费尽心思找凶手却一次次找错了人时心理的不断变化过程。导演做的最好的一点是,每当我们以为这个人就是真凶的时候,一会儿就有新证据证明他不是凶手,直到影片最后,导演都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到底谁才是真凶?
而我想谈的不是究竟谁是凶手的问题,而是这些警察在调查取证的时候所采取的手段,更明确地说,就是我国刑法中规定的“刑讯逼供罪”所涉及的相关程序正义的问题。
这部电影很好的反映了程序正义产生的迫切原因,片中的几个警察凭着并不真实的证据就对嫌疑人实施酷刑,让嫌疑人作出并不真实的认罪状,妄图凭此给嫌疑人定罪。这种行为且不论违法,一旦找不到其他嫌疑人的证据,必然会导致一个无辜者的冤死,这种情况最近在中国也出现了不少,“呼格案”、聂树斌案等等,都是警察没有确凿的证据就草草以所谓的“正义”结束了无辜者的性命,给当事人的家庭带来了无法衡量的伤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程序正义的存在其实是为了结果是真正正义的,这一点无需赘述。
但是,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的关系不止这么简单。就像电影反映的那样,不正确的非法程序调查出的罪犯不是真的罪犯,而看起来正确的程序调查出的罪犯,依旧不是真正的罪犯。甚至有时候,过于追求程序正义,反而会损害结果正义的实现,比如著名的辛普森案件。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我们无法把原因归咎于任何人或是制度问题,问题的症结在于,我们凭借现在的所有手段永远无法去还原犯罪现场。如果一个人真的足够精明,他完全可以设计出一个天衣无缝的犯罪计划而让警方压根无从下手。
既然如此,那我们为什么还需要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的存在?
不管如何正义,犯罪结果已经发生。要什么样的正义,都无法让一个人死而复生这是事实,所以我们追求正义和事实,不是为了弥补什么现实意义上的损失,而是为了让大众看到正义。
程序正义,也叫做“看得见的正义”。有人被杀了。警方用看得见的正义的方式,让大众看到了这些证据所指向的犯罪嫌疑人,然后在大众的见证下对嫌疑人提起公诉、被判决、行刑,大众看完后,说对,正义就是这样,真相就是这样。然后对于大众而言,这一场纠纷就结束了。我们看到了正义,足够了。
然后问题就来了,大众看到的正义就是真的正义吗?哪个人可以站出来说我是见证了犯罪的全过程的?这就是“大众”的可怕之处,只能看到部分事实,就无故推测出了他们认为的事实。
真相以外的其他。这不是什么反社会的言论,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我们的公众,别说程序了,就是想看结果。也正是因为大众的这种心理,才会有警察的非法取证,记者的不实报道一系列社会问题的发生。我们再往深层次看,为什么公众只重视结果?因为他们本质上并不想知道过程,他们只需要结果就足够。为什么足够,因为这个案件和他们无关。一个身在内蒙古的小伙子被处了死刑之后,有点良知的人会可惜一个生命的逝去,冷漠的人只会“哦”一声,然后彻底遗忘这件事。也就是说,之所以会有这种问题,是人的自私本性所导致的。我也不可能去批判这种人性,因为说实话,除了淡淡的一句”哦“,我们其实也做不了什么,这也是一种无力感。就像是行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你一个人停在人潮里,环顾四周,看看过往的行人,然后重新抬起步伐向前走去。那个停顿的瞬间,你听见内心的不忍心、不甘、愤怒或者其他情绪,却无可奈何,只能放下复杂的情绪往前走。我们需要改变这个世界的勇气,可更需要改变这个世界的力量。这个力量,远远不是一个人能达到的。
回归到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的关系上来,我也很困惑。就英美的实践来看,如果程序不正义,那么已经无需考虑结果是不是正义,如果程序正义,结果也未必就是正义的。要真正达到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的统一,我个人认为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它只可能发生在案情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对于疑案,正义的程序未必有用,再加上诸多人为因素的干扰,真正的事实多数情况都不是我们所想当然的”事实“。谈到“想当然”,这也是人性弊病之一。
所以写到这里,我突然觉得,我们要法律,要法治,要依法治国的目的,更应该是尽可能排除人性的弊病所带来的不正义。所以说法律起源于对神的崇拜不无道理,万能的神没有人类固有的弊病,法律作为神的旨意,代表神让神的光辉填补不完美的人性所带来的弊端。

信号一共讲了五个案子,我最喜欢的金允贞诱拐案和红院洞连环杀人案。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win,转载请注明出处:真相以外的其他

关键词: ui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