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i赢电竞官网 > 20岁的我,一定会再次遇到14岁的你

20岁的我,一定会再次遇到14岁的你

2019-05-04 15:25

我看的日漫不太多 这部是唯一看过的音乐番(不是唯一的少女番)
记得当时看完哭的稀里哗啦的……
小熏最后的书信一字一字的跨越时间空间 铺开了这漫长的爱恋 以及她最珍视的--照片 还有有马的那句“春天就要到了 没有你的春天就要到了”伴着樱花全剧终
音乐元素与青春交织在一起 奉献了最好最好的四月
失去小熏的公生变得成熟变得更有味道 眉宇间俨然一副沉稳男子汉的模样 也是小熏带领他走向了这样的他自己
所以这样想想 结局也许没那么令我难过了 因为所有失去的 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图片 1

过了一个礼拜, 李易峰的身体基本已經逐渐恢复中, 可以自行走动, 不再需要别人的扶持。 陳兴业对李易峰的恢复进度相当满意, 起码他是按时吃药, 按时做身体检查。

我们的友谊

 

初中时候,我和小西成为了朋友。相似的成长经历,相同的际遇,但是最不谋而合的是我们都有一颗骄傲放纵的心。

這一天, 陳兴业叫来李芳跟他谈论峰峰的病情。

于是,我整天愿意跟她在一起,有时候在操场上打一会乒乓球,有时候就只是在绕着塑胶跑道慢悠悠地走上一圈。

 

更多的时候,我们一起围在食堂的门前买零食,你一口,我一口。放学的路上,我们背着书包途径同一条路,目送同一片风景。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像是生活会一直那么过下去。

「芳芳, 我想…你已经清楚了解峰峰的病的严重性了?」

但是,她和我不同的是,我只不过是她众多朋友中的一个而已,而我却把她当作了唯一的最好的朋友。我不愿意和别人有过多的接触,哪怕是一起去阳台上看男生打篮球。

 

那样的做法被我理解成是对友情的背叛,可是她不这样想,她还是和从前一样,对每个人的好都是差不多,不过分喜欢谁,也不表现出对某个人的厌恶,无论是遇到谁都会笑嘻嘻地点点头。时间久了,她那种故意地想要与这个世界亲近的行为,让我十分恼怒。

「你意思是?」 她试探地问。

后来,我渐渐地离开了她所谓的圈子。我知道我的想法被看作是自私狭隘的,每一次的试图改变都成了徒劳无功。

 

那时候的我,就喜欢那么单条线的道路,一眼能够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

「現階段只要配合药物治疗, 都能取得很好的效果。我先不建議开刀做搭桥手术, 因為峰峰的身體狀態還不太合適。」

我害怕那么摇摇晃晃的友谊,时而存在,时而又像是早就属于别人的。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分享所有关于她的感情。

 

直到有一天,小西退了学。她真的从所有人的世界里突然消失了一般,我怎么也找不到她。我整天期盼着会有人给我写信,会有人给我发短信,而那个人必然会是她。

偷偷瞄了李芳的反应, 陳兴业繼續說。「我前一阵子跟何成宏通过电话…他已经知道峰峰是他的儿子, 他在电话里也有问到峰峰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我想…他是关心峰峰的。」

可是,我等了一个月,一年过去了,没有任何的回音。我终究还是等不到她的。

 

我一直安慰自己,美好的事物值得花些时间去等待。因为怀念,所以连等待的时光,也会变得美好起来。那种惴惴不安,那份说不完的遗憾。

「那又怎样? 他想要认谁做儿子是他的事, 峰峰已经跟我说了他不会再到他家里当家教了, 他说…他不会再奢求那一点的怜爱。」 李芳说着说着开始眼泛泪光, 一想到兒子那心灰意冷的语气, 可想而知他当时是多么的失望。

高中,我写过一篇名叫题目叫做我和我的男孩朋友的作文。最后,在班上被同学们传来传去地看。

 

我简单粗暴地抨击了女孩子之间脆弱可笑的友谊,比如去厕所都要手拉手结伴而去,还爱在背后开别人的软肋玩笑,争风吃醋。大肆赞扬男生之间轻松,无压力的友情。

「可是, 峰峰不是一直希望自己有个父亲的吗?」

其实,我心里明白,整篇文章都是我对小西的怀念。只是我的方式比较特殊,我把那份隐藏的愧疚和不满延伸到了所有的女生身上。为了那个未打过招呼,就突然逝去的旧人和旧情。

 

昨天,我在一部动漫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男主小熏因为自己的音乐挚友太郎即将要和其他乐队同台演出而突然发怒。他发出怒吼来,弹幕一片泪目。可是我却觉得那么地可笑,幼稚地像极了过去的自己。

「他是希望过, 也渴求过, 小时候还一直嚷着要去见爸爸。」 李芳的声音开始有点哽咽,「他现在看见了, 却没想到人家并不想认他, 还怀疑他是…他是来讨债的。 峰峰还是个孩子, 你知道这个打击对他来说有多大吗?」 她说到后面, 开始有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小熏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想起了儿时的好朋友,那个朋友因搬家离去之后再无音信。这给小熏留下了不愿意交朋友的阴影,因为害怕分离后的苦痛,而自动地选择了沉默和内向。

 

而太郎就像是一束阳光,照亮了小熏干涸枯萎的心。小熏开始敢于大声讲话,因为急于澄清自己和渌子之间的关系,他挺拔地站了起来,像一颗大白杨树。

「对不起。」 一把不属于陳兴业的声音从房門传出。

同学们说:“原来你不是怪胎,你是这么好相处的人,那么学霸,你快教教我们数学题应该怎么做吧。”小熏开心地笑了,整个画面被一片温暖的Bgm给环绕着。

 

后来,小薰和太郎和好了。为什么呢?就是那个叫做小薰的家伙长成了男子汉了啊。

一把李芳曾经在梦中听过的声音。

樱花树上的花朵在窗外随意地飘,有一片紧紧地落在了小熏的头发上。就是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一种轻巧地冰凉,那樱花像是就落在我的头发上一般。

我给小西打了电话过去:“你好吗?我的朋友。”

 

这世界上,其实大多数事情都是需要时间成长的。一杯醇香的葡萄酒需要等上好几个月,红灯要等,种子发芽也需要等。

但是我相信,每一次时间的缔造都必定会有不俗的果实。友谊也是这样,错过不遗憾,时间终究会还给你,而20岁的我终究会再次遇到14岁的你。

她回头, 看清楚来人后, 不禁愣住。 然后重整下自己的情绪, 转头看着陳兴业说, 「是你安排的吧?」

 

「是, 你们俩也该是时候谈谈了。」陳兴业说了这句后就走出房间。

 

这个时候, 房里只剩下李芳和何成宏两个, 紧张的气氛升到极点。 没有谁先愿意说话, 李芳更是背向着男人, 压根不愿意跟他有眼神接触。

 

「你如果没有想說的话, 那我先走了。」 她说, 既然都没有什么好说的, 那一直站在这也不是个办法。

 

「芳芳…」 此时沉默已久的何成宏终于开口说话。「我想见峰峰。」 说出自己的要求。

 

「你觉得我会让你见吗? 你不是已经见过了?  还弄到他进医院吗?」 冷嘲热讽地说着, 她埋藏已久的怒气只能籍着这时候来发泄。

 

「你既然认为他是来讨债, 你还要见他干什么?」

 

「我…知道他不是这个目的的, 你听我解释, 我之前是听了清雅的话, 才会有所误会…」 他避开不说「讨债」两个字, 「可是现在我已经弄清楚了, 我想和他道歉。」

 

「不用了, 你的心意我们心领了。 你回去吧, 我是不会让我兒子见你的, 我不能讓他再一次承受他心脏病发, 而且, 他说…他不会去见你了。」

 

听到她说李易峰不想再见自己的时候, 心感到一丝莫名的失落。 是有多失望才會说出这样的话来的吧…知道他对自己不再存有任何希望, 男人的心就好像有把刀插进他的心脏那般痛。

20岁的我,一定会再次遇到14岁的你。 

「但他和我有血缘关系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你什么意思? 是要向我夺回峰峰吗?」 李芳瞪大眼睛问。

 

「我不是, 你误会了。 我只是想接他回家, 让他可以得到更好的休养。」 何成宏很诚恳地说, 可是李芳又怎么会领他的情。

 

「接他回家? 哈…」 她冷笑了一下, 「以什么身份呢?...你接他回家是因为你觉得要为这次的事负责任, 还是真的想认他为儿子而接他回去呢?」 李芳继续问。

 

「我…」 男人顿时被问得有点语塞, 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李易峰对他来讲是什么的一个身份?

 

「既然你未想好这个问题的话, 我想你应该打消这个念头。」 她见何成宏吞吞吐吐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就干脆打断了他的话。

 

看李芳想离开, 袁成宏拉住了她的手臂。 十几年没有跟眼前的男人有过什么接触, 讓李芳有点不知所措, 只是任由男人拉住自己的手。

 

男人先放开, 「不好意思, 我不是故意的。」

 

把手伸回, 垂在身旁, 李芳还有点惊惶失色。 「你还有什么要说吗?」

 

「我会再来看你们的。」 他只说了这句。

 

見李芳沒有拒絕, 何成宏立时大感安慰, 一想到将来还有机会见李芳和李易峰, 男人不禁有点儿兴奋。

 


 

现在已经是一月, 天气越来越寒冷, 有时候还会下起雪来。 李易峰的身体其实已经恢复过来, 暫時没有发病的迹象。 最放下心头大石的是李芳以及陳偉霆。 这天, 李易峰终于得到陳医生的准许出院, 不用再留在那快要待在一个月的病房。 虽然李芳还是不是很放心, 但既然医生说没问题, 那就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的。

 

终于, 李易峰在方芳, 王子期, 还有一直跟随他们旁的陳兴业的「搀扶」之下回到宿舍。 李芳本来想要直接带着他回到他们俩的家, 可是又担心遥远的路程会为峰岸的身体带来负荷, 所以他们还是决定先住在宿舍。 而且, 李易峰坚持要完成这一个学年, 虽然已经落下很多堂课, 但要半途而废他又不想。

 

在宿舍內, 「峰峰, 记得一定要休息够, 不要让自己太过劳累…」 陳兴业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一番。

 

李易峰听这些话已经不下一百次。

 

「我都知道了, 陳医生, 你再不走的话, 其它比我更需要你的病人会找我算帐的。」 李易峰跟陳兴业相处了已经好一段日子, 又是自己的主诊医生, 所以两人越来越熟稔, 有时候李易峰还会像现在跟他打闹起来。

 

「好了, 你记住我的话就最好。」 男人走到门前, 又好像有点依依不舍的看着自己兒子说, 「我走了, 再见。」

 

陳偉霆偷瞄了男人一眼, 「再见。」

 

虽然他还是有痛恨当年发生的事, 然而陳偉霆看父親尽心尽力地把李易峰医治, 逐渐对他的态度改变, 不像以前的不理不睬, 他已经会有礼貌的响应着男人的话。

 

李易峰看到陳偉霆渐渐释怀以前的心结, 他也觉得好安慰, 也有点羡慕。 至少陳偉霆跟父亲有交集, 就算话不多, 但起码有机会更了解对方。 不知道何时他才可以跟自己的父亲不用那么的拘谨, 大方地说出自己的感受……

 


 

一月的天气, 周围开始变得异常的寒冷, 一到晚上更是又黑又冷。 所以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回家享受着暖和的感觉, 李易峰和陳偉霆也不例外, 下课后就赶快回宿舍。

 

一路走向他们的住处的时候, 陳偉霆一直跟李易峰在打闹, 一会儿提议玩什么亲嘴的游戏, 一会儿说什么要拖着手回去。 就算两人已经坦白了自己的感情, 但李易峰容易害羞, 动不动就脸红耳赤的又怎么会妥协呢。

 

而陳偉霆当然也知道性格内敛的李易峰不会让自己得逞, 所以他只是间中搂搂他的肩膀, 有时候偷偷地吃他豆腐, 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這天, 何瀚推开希宇的房门, 就见里面的一个小小的头颅撞到自己身上。

 

「希宇, 不是跟你说过不要跑来跑去吗? 撞伤了怎么办?」 何瀚温柔地说, 然后又轻手轻脚地把小小的希宇抱起。 他就是知道希宇的身体有多脆弱, 所以他从来都不会对他凶, 就算是碰他也是轻轻的, 绝对不会加重手中的力量。

 

「哥哥, 我想快一点见到哥哥, 所以才跑出来迎接你呀。」 稚嫩的童音实在让人听到心都痲了, 又怎么会想要去责备他呢。

 

「你呀…」 轻轻碰了碰希宇的鼻头, 「今天想要和哥哥做什么呢? 有没有乖乖地做作业?」

 

「希宇没有了峰峰哥哥, 不会做了。」

 

希宇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刺中了何瀚心里的结, 以为本来已经淡忘了, 可是原来只是自己骗自己的做法。 听到李易峰这个名字, 还是会想起以前小时候的回忆, 也会想起他原来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

 

「哥哥…」 小希宇看哥哥突然没了反应, 就扯了扯他的衣领, 说, 「哥哥…」

 

好一回会才回过神来, 何瀚心念一动, 看着希宇说道,「你想去看峰峰哥哥吗?」

 

小希宇立即瞪大双眼, 非常高兴地响应说, 「好呀, 好呀。」

 

「那好, 我们明天去找峰峰哥哥。」

_________________

 

 

在何家大宅裡, 到了晚饭时间, 何瀚突然开口说话, 「爸, 我想明天带希宇出去。」

 

何成宏把刚夹起来的一块肉放下, 说, 「哦? 你们想去哪儿?」

 

何瀚还没有问口, 希宇就已经急不及待地抢先回答, 「我们是要去找峰峰哥哥啊。」

 

何成宏看着何瀚, 紧张地问, 「找他干什么?」

 

「希宇只是很想念李易峰, 所以我才想带他去见一见他。」

 

还好不是病发, 何成宏心里想着。 然后又说, 「不如我送你们去。」

 

「那…」 上次的事何瀚还心有余悸, 他瞄了从开始吃饭到现在都一直非常沉默的母亲一眼。

 

就在这个时候, 刘清雅开口了, 「成宏, 你明天不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大客户要见的吗?」

 

何成宏真的把这件事给忘了, 那怎么办? 「那, 这样子…」

 

「阿瀚可以照顾自己和希宇的了, 不用担心。 如果你真的不放心的话, 就叫家里的司机送他们过去啊。」 刘清雅语调尽量装作若无其事。

 

「那好吧。」 何成宏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 心情真的有够郁闷。

 

「阿瀚, 那你明天要看好希宇啊, 他是你弟弟, 一定要好好照顾着他呀。」 当说到弟弟这两个字的时候, 刘清雅特意加重了语气, 明显语中另有一番意思。 可是何瀚只是随便的回了一声「知道」就没有说什么了, 就算知道母亲是含沙射影, 他也不想多加理会。

 


 

在小熏和王子期的宿舍里, 方芳正在苦口婆心地说话。

 

「都说了不要去上课, 现在好了, 感冒了。」 虽然口中有许多的不满, 但她还是埋头的为小熏用温水擦拭着身体。

 

小熏微笑, 然后愧疚的说, 「妈, 对不起。」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i赢电竞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20岁的我,一定会再次遇到14岁的你

关键词: ui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