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i赢电竞官网 > 爱与恨、正义与真实的较量(试分析人物、内在

爱与恨、正义与真实的较量(试分析人物、内在

2019-05-12 18:44

很多人一上来就说“我讨厌天膳,他太坏了”什么的,这种影评我建议你可以直接跳过,因为写的人肯定是个小屁孩。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从这个这个意义上说,甲贺忍法贴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它不但把美好的姻缘斩断,把美丽的的人儿摧毁,还赤裸裸的将人性之丑陋展现出来,毫无掩饰之意。两族人千百年积压的恩怨在一瞬间爆发,短短几夜内20名忍者的宿命激突纠缠到极致,各类尓谀我诈阴险毒辣之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家族为敌人所灭,至爱之人被敌方所杀,强烈的新仇旧恨交织在一起,不论多么有良知的人,不论男女老幼,灵魂均被严重扭曲,变成杀人不眨眼的修罗罗刹,忍者的世界瞬时变为炼狱,惨不忍睹。若常人陷身其中,定无勇气面对这凄惨悲恸的种种,想必会一死以求解脱吧。即便是观赏这故事的观众,又有几人不曾数次打消放弃的念头,在极为复杂和压抑的情绪中坚持将故事看完呢。

以甲贺弹正和阿幻的相互残杀作为引子和起点,胧和甲贺弦之介的自绝作为终结。中间一共有三波战役。

看任何文史哲类的东西(包括艺术),最基础的一点是,必须具备同理心,否则的话,就会沦落成“爽片”,例如你看迪士尼,好莱坞的超级英雄,还有国内的总裁爱上我一类的,除了爽以外,毫无价值。

情报的重要性

第一波:在消息不对等情况下的先发制人
封锁消息、以弦之介和胧之间的情愫作为诱饵的欺骗,这一招数使用下来杀伤力极强,甲贺有四个人都死于消息不确凿的无声无息之中,这种战斗手段是风属性的,很锋利很坚硬,但是也有很强的后劲……

小屁孩们看影视作品,一个最基础的幼稚点,是在于总要分一个“正邪”。

    甲贺与伊贺对决的十人众,虽历练与实力各不相同,但个个身怀令人瞠目结舌的必杀绝技,稍有不慎便会陨命黄泉,因此在很大程度上掌握了信息的一方便是胜利的一方。如故事开篇,伊贺一方首先得知停战协议已经废除,利用此优势伊贺众人合力各个击破了甲贺4名重要忍者,导致甲贺方开局不利;甲贺的如月左卫门利用其易容忍术屡次潜入敌人阵营,骗取敌人情报,趁敌不备击杀敌人;伊贺的药师寺天膳的不死忍术不为甲贺众所知,因此屡次死里逃生并获取甲贺忍术的重要信息从而将计就计,残忍虐杀甲贺数人;甲贺的霞刑部偷听到雨夜阵五郎恐惧海水从而轻易将其杀害;甲贺的室贺豹马的反噬瞳术不为人所知,导致簑念鬼和药师寺等人大意而被杀。得情报者得天下,这是在故事里非常突出的一个基本原则,虽然增加了故事的戏剧性和剧情张力,但确实是战场上非常残酷的法则。

首先因为伊贺众想要先声夺人的攻击甲贺失败,最后造就了夜叉丸的死。

而《甲贺》的最最优秀之处,就在于它没有定义出哪边是正方,哪边是反方——这就是现实。

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又因为奸杀掉胡夷这一天真浪漫的女孩,天平就偏移了,失衡厉害,就开始向甲贺处偏斜。左卫门的悲痛和刑部的恨意被激发了,消息被传开了,弦之介从姑且逗留下去的开放状态转为封闭的防卫状态……

A国侵略B国,B国过几十年后东山再起,又侵略A国——这就是人类真实的历史,在欧洲反反复复重演了千年。

    故事中二十个忍者的忍术对敌人而言都是恐怖的,但又有其局限性;每个人在性格和情感上也有其脆弱的一面,于是便造成了双方互相利用对方忍术或人性的弱点残忍而无情的相互诱杀。如伊贺的簑念鬼可自由操纵体毛,致使甲贺的风侍将监和胡夷未能彻底封住其行动而失掉性命;伊贺的朱娟擅长血雾隐蔽和标记,使霞刑部的隐遁忍术无效;室贺豹马的瞳术对双目失明的筑摩小四郎无效,致使被小四郎的镰鼬之术杀死。至于利用对方情感而使之漏出破绽的手段,深谙此道之人莫过如月左卫门:首先模仿药师寺的声音诱杀了伊贺的夜叉丸;而后伪装成夜叉丸潜入伊贺,得知萤火和夜叉丸的亲密关系,后又伪装成簑念鬼对萤火精神刺激而杀之;利用朱娟与小四郎的亲密关系,模仿朱娟的声音诱杀之,后又伪装成药师寺用小四郎的死刺激朱娟,再次诱杀。这里最讽刺的是,最擅长利用对方情感弱点的人,竟然是故事中性格最沉稳最通晓人情是非的左卫门。甲贺弦之介的与伊贺和平共处之梦想,其祈求和平的心意,时常浮现在左卫门的脑海之中,即便亲爱的妹妹胡夷被伊贺残忍的杀害,他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放弃弦之介的梦想,但是形势逼得他不得不与伊贺作战,而且他也是名优秀的忍者,一旦交战便不会怜悯对手。也许也正因如此,在他利用感情杀死萤火之后,以及杀死朱娟之前,他冷冰冰的表情后面翻滚着激烈的情绪,甚至是犹豫,因为即便是短短时间的接触,他也能深切的体会到敌人也是跟自己一样有情有意的正常人,也有着强烈思念的人和要保护的人,而他自己却利用了这一点杀害了她们,从而亲自在甲贺与伊贺的仇恨又加上了浓重一笔。与阳炎一起诱杀朱娟时左卫门一直没有出手,只是在眼看阳炎要被朱娟所杀的一瞬间,封住了朱娟的行动,仍然让阳炎予了致命一击,可见左卫门内心的挣扎。

从欺骗中苏醒的胧因为女孩的死去而责备伊贺众,之后因为想要避免双方的争端致使小四郎的眼睛被弦之介弄瞎。最后因为不愿意自己作为战斗的棋子用膏油让自己七天失明。

谁对谁错?没有答案的。你是A国人,会帮A国说话,是B国人则觉得B国正义,但假如你跳脱出来,例如以我们中国人的角度看欧洲历史,或者你以上帝视角看,则觉得毫无意义,人类愚蠢得就跟蚂蚁一样,两个蚂蚁部落打架,死几千上万只蚂蚁。

死不瞑目

胧是至善之人,伊贺众因为利用了胧性格的至善所以可以成功地把弦之介和丈助吸引到自己的住所,但也是因为胧的性格在知情后她不但不会帮助伊贺众反而会同情甲贺方。由于她的性格和天然的识破忍术的能力,她在整个战斗中都起到制衡的作用,正如她奶奶预言的,她将会从内部破坏掉己方忍术。

不过进入20世纪后半段的人类社会,已经极大地改善这种“生死不由你决定”的无限循环,现在生活在中国美国欧洲这样的国家,至少普通人没有了随时丧命的忧虑,但别忘了还是有很多地方,如非洲,中东,还是每天上映着《甲贺》里描述的悲剧的。是的,每天,right now。

    一般程度的悲剧,会在悲惨的故事后给予观众一定程度的治愈,然而甲贺忍法贴这部作品,有的只是破坏和摧毁,是纯粹的悲剧。这突出体现在诸多人物的悲惨死状和死前的精神状态上。
    虽说风侍将监头部中刀而后身体被萤火用短刀捅烂,地虫十兵卫被一分为二死状都较惨,但第一个能让观众引起强烈情绪反应的,应该是胡夷的死。被俘虏至伊贺盐仓的胡夷,成功色诱杀掉了小豆腊斋,杀退雨夜阵五郎,但遇到簑念鬼,被其无数钢针般的体毛刺穿在空中,每根毛发都滴着胡夷的血,其惨况无以名状。如月左卫门成功潜入伊贺,见到垂死的胡夷,胡夷在对左卫门无限的依恋与遗憾中用尽了气息。
    萤火的死,让人异常揪心。萤火被左卫门的易容术迷惑,误认为是夜叉丸,于是将积攒的思念全部都给了左卫门,但后来却得知夜叉丸是被左卫门手刃的,又被左卫门言语挑衅,于是对左卫门恨之入骨。在后续的任务中,萤火被左卫门刺伤大腿,在雨夜的山谷中跌跌撞撞,几近绝望。昏迷中她仿佛回到了昔日有夜叉丸的甜蜜生活,但左卫门的嘴脸和话语突然浮现出来,顿时激起深入骨髓的恨意。这时左卫门伪装成簑念鬼,再次言语挑逗着萤火的憎恨,让萤火被愤怒冲昏头脑,虽然萤火识破了左卫门的易容术,但格斗中被左卫门切掉双臂,腹部中致命一刀。垂死中她仿佛见到了夜叉丸,紧紧的抓住他,就像想要抓住往日幸福。袖口沾满鲜血的萤火举着并不存在的双手,嘴里不断念着"夜叉丸殿下",滑下深渊峭壁。未能为夜叉丸报仇,反而被仇恨和怨恨支配着,最后被同一个仇人残忍的杀死,实在太悲哀了。
    左卫门自己也未能有一个体面的死法。中了药师寺的计,左卫门在桥头被长矛刺穿腹部。这时药师寺告诉他伊贺曾经也有使用易容术的忍者,用这样的手段使甲贺背了黑锅。左卫门这才明白持续了几百年的仇恨的根源,一时怒不可扼,虽然被钉在桥上,他依然愤怒的向前移动欲砍杀药师寺,但被众人乱矛刺死。左卫门死在桥上,翻下去的一瞬间身上的数跟长矛如孔雀开屏般散开来。
    小四郎的死与阳炎的死有相似之处。小四郎被告知伊贺方面失败,胧也被杀了,小四郎在极度的绝望与悔恨中欲接受"朱绢"的建议双双殉情,但死前一瞬间似乎听到了胧的呼唤,于是怀着无尽的绝望与困惑被阳炎的气息毒死。阳炎对甲贺弦之介有着强烈的爱意,而她对伊贺的仇恨,更多来自于弦之介与胧的订婚。阳炎为了甲贺一族,为了弦之介,献身伊贺男人,又受尽药师寺非人的折磨,她不知道这生不如死的人间地狱还有何让人留恋之处,她仅仅希望在垂死前与甲贺弦之介殉情,这是她唯一的愿望。当她的气息毒倒弦之介,就要实现愿望时,胧的瞳术让阳炎的毒气失效。一个受尽地狱般折磨的美丽女子阳炎,没有实现任何愿望,只是怀着无限的绝望和对伊贺一族的怨恨悲惨死去。

至此,原本占了上风的伊贺受到反作用力的蚕食,原本在很多时间内杀掉了对方五人,最后却又损失掉五个人的力量,其中包括死掉的三个,眼睛瞎掉的胧与小四郎。

下面先对每个人点评一下。

女色的诱惑

这次战斗的宗旨是暗杀和出奇制胜。因为消息还没有完全地透露,己方的忍术也不为对方得知。所以谁更有心机保守的秘密更多想要杀掉对方的欲望更加强烈就会制胜,比如以少胜多,比如了解对方的忍术而杀死对方,比如用同伴的声音召唤之又从墙里蹦出来掐死对方,比如诱骗吸血。因此在第一波中死去的人不是心存小恶之人就是天性纯真之人。

甲贺9人:

    观赏此故事的观众,不乏心灵思想都较为纯粹的完美主义者。而最能刺痛完美主义者的,要属女性角色未能有情人终成眷属反被奸污的情节。本来美好的东西被破坏,被污染,而淫邪之人计谋得逞就是一种让人无法接受的极大的悲剧,更何况对于男人而言,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而被敌人蹂躏,更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和刺骨的心痛。
    第一个被奸污的角色是胡夷。胡夷故意色诱雨夜阵五郎,以便施展吸血忍术。从画面上看不出胡夷是否已经献身,但从阵五郎的台词"怎样,我是不是比那个老头子 厉害"这句来看,应该是确实插了进去。阵五郎没有被胡夷吸死而逃跑,让人觉得着实可以,牺牲了色相但没能达成目的,而后被簑念鬼的无数体毛钢针穿刺死而死,更是让人觉得无比愤恨和惋惜。
    船上药师寺强奸胧的那一段,故事里描写得非常含糊。药师寺骑在胧身上,扯开她的上衣,一手抚按着她娇嫩丰满的乳房,说着"这是弦之介都没碰触过的",一手去抚摸她的私处。胧不断的大声求救,柴房门口守候的小四郎痛不欲生,他深深依恋着胧,但是又不能违抗药师寺的命令,如千百只钢针刺着他脆弱的感情。漫长而艰难的心理斗争在胧的一声"小四郎救命"中嘎然而止,小四郎决定阻止药师寺,走进柴房的一瞬间发现霞刑部掐"死"了药师寺。药师寺有没有得逞不得而知,从胧尖叫的声音以及其持续时间来看应该是被玷污了,但从后续人物的表现上推断,她最私密的地方还没有被侵犯。后续在山顶的寺庙里,药师寺再次企图奸淫胧,未遂。不管怎样,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就足以让人无比愤恺和憎恶了。男人应该优先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果为了遵守所谓的社会关系而不敢去保护,是懦弱,是无能;如果为了不破坏既有的社会关系而牺牲心爱的女人,是残忍,是卑鄙。
    最惨的角色当属阳炎。阳炎是故事中最娇艳最妩媚的女忍者,几乎能让所有男人一间倾心。当模仿着药师寺的左卫门被杀死后,药师寺将计就计让阳炎以为他就是左卫门,趁机推倒阳炎欲与其行事。即便阳炎意识到这不是左卫门,但也无法反抗。药师寺扯掉阳炎的上衣,分开阳炎的双腿,时而把阳炎压在身下,时而将阳炎趴在地上从后面玩弄着她。满怀憎恨的阳炎释放出毒气,但是无法完全毒死不死身的药师寺。献身之后,阳炎得到了刺杀胧的机会,但被药师寺组织。药师寺把赤身裸体的阳炎绑在山顶寺院的柱子上,用带毒的银针在其腹部刺"伊贺"二字。每刺一下,阳炎都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响彻山谷,其惨状如人间地狱,这撕心裂肺的惨叫实在让人无法忍受,无法继续观看。阳炎对药师寺说杀了我,药师寺却残忍的说不要浪费这针上的毒,你撑不过明天日出。如果不是时间紧迫,再与你云雨一番,毒上个两三天也值得... 一个绝世美女被人如此蹂躏,折磨,实在是让人痛彻心扉无法接受,更何况到最后阳炎献出了自己的一切,但最终未能实现她的任何愿望。

其中:
甲贺方四人
蜘蛛精风待将监:那种性格敦厚,稍微有些城府和沧桑的好叔叔形象
地虫十兵卫:有些猥琐,然而他的猥琐只是因为自私,属小恶之人,没有很强烈的作恶的欲望
鹈殿丈助:是源于贪欲而耽于享乐之人,所以乐于和腊齐老人相斗取乐,以及和朱绢战斗提出与她过夜的要求
胡夷:天真浪漫好胜心强的小孩
伊贺方两人
伊贺的夜叉丸:希望得到众人认可的年轻人
伊贺的小豆腊齐:被愤怒充满了头脑的思索老人
这六个人没有强烈的恨意和杀念,也没有很强烈的求生意志。所以一开始被无声无息的干掉了。

1 蜘蛛大叔 团控 远程攻击。我觉得火影里的那个蜘蛛就是完全照抄甲贺这里的设定的。这里顺便吐槽下火影。虽然我初中就看火影,但当时不知道有甲贺这个动漫啊(知道也是很偶然的情况下)但两者一比较,火影简直是小儿科,等同于无脑的那些爽片。人家24集动画就能刻画出如此深刻的历史 哲理问题,火影你丫硬凑个700画,后面一大半都是废话。

最后

死去的人战斗点评:
鹈殿丈助:在与小豆腊齐和朱绢的战斗中占上风,却在雨夜阵五郎的求生意志中落陷。第一场战斗,小豆腊齐干瘪瘪的愤怒与仇恨遇到丈助柔软弹性的玩乐之心就失去了效力,就好像刚硬的木棍打在软绵绵的垫子上;朱绢对于丈助淡淡的厌恶自然无法胜过丈助对于色情的执着及求生本能,所以这一仗丈助也赢了,此时丈助已经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他与快要因为缺水而死去的阵五郎之间完全是压倒性的强势,正是如此所以放松了警惕,死在阵五郎的求生意志之下。

更别说招式了,甲贺这里合理非常多,即便你再厉害,也是肉身,顶多比一般人厉害个几十倍而已(好比三国,典韦赤手空拳单挑几十个士兵也会死)中了飞镖会流血,被刀砍会死,不是动不动就“啵”一下“啊原来砍中了一个分身”这样的。

    甲贺弦之介,室贺豹马,如月左卫门,这三个人并非一味的杀戮,而是不停思考和反思着战争的人。弦之介和平和相互理解的意志,并非不能为手下所理解,但在这个积怨至深的忍者世界,实在难以坐到抛弃恩怨是非而和平共处。通过伪装潜入地方阵营,了解敌人感情世界的如月左卫门,反复思索着弦之介的话,哪怕找到一个能相互理解的人,以此为契机开始向和平之路而努力,然而不幸的是,即便可以互相理解的人,也在这场战争中被手刃了。恩怨确有历史因素,但天正年间织田踏平伊贺的事件彻底恶化了两族人的关系。事件是药师寺天膳一手策划的,这点并无人知晓,但仇恨如火种,从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势之需要稍加扇风点火。于是,两族人就进行着毫无意义却又极为惨烈的厮杀。
    一个撤头撤尾的悲剧,一定是要给人以刻骨铭心的启示的。我们都是容易被仇恨和怨念冲昏头脑的人,在决定去愤怒决定去憎恨之前,我们有没有冷静的想过其根源是什么?这所谓的仇恨是否值得耗费我们的生命去报复,而我们又想在报复中获得什么,证明什么?确实,很多矛盾是无法避免的,比如资源短缺环境下的恶性竞争,但抛开这些极端的例子不说,生活中困扰人们的矛盾又有多少是不可以通过理解而解决的呢?相互理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化解矛盾是一个持续的过程,需要不断的坚持和努力,而且就像弦之介所说,如果对方能有一个人或哪怕一点和好的心意,也可以作为契机而努力。如果说一个习惯了矛盾和怨恨的人要问,化解矛盾到底能带来什么好处?恐怕其意义对每个人都不一样,但除了通过缓解心理压力而对生理上带来的好处,它是一个人"得道"的体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是应该铭记在心的古训。"得道"的人生,那一定会是成功的人生,是问心无愧的人生,更是幸福感更高一层次的人生。

夜叉丸:对他而言忍者这个身份不过是证明自己能力的一种方式,他需要的只是受到赏识和认可,所以被选上跟随弹正去参加比试他很高兴。但对他而言最幸福的,还是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做一些平常的事情。杀人与报复在他心底并不是那么强烈。因此,被偷去了忍贴也没有在意,遇到甲贺的人也只是因为丢失了忍贴觉得很丢人,想要用这种方式挽回面子。——这与带着强烈恨意的刑部是不同的,因此刑部轻易地掐死了尚不知情的夜叉丸。

蜘蛛死于话多 剧情需要他死(最烦这种死法),其实挺强的。如果按正常逻辑,你一人单挑4人,而且还身负送信任务,控制住敌人之后是不是应该放几个飞镖了结对方,然后走路?

胡夷:带着孩童心性去战斗的姑娘。她经历了三场战斗。第一个走进房间的是小豆腊齐,因为他的脑子充满了愤怒,而且非常急迫地想要知道如何取胜。尽管,在这愤怒之外还是存有一丝善念了,比如他会说,其实我也不想这么残忍。腊齐是用脑的人,他的身体可以扭曲,他可以没有情绪,然而他的思绪在永无止息的流动。他的行动是可以被称为目的明确的理性行动,因此他只是迫切地想得知众人的忍术是什么,而丝毫不为胡夷的身体所打动。胡夷也是直肠子,所以在小豆腊齐愤怒的时候也被激怒了。她的愤怒和腊齐的愤怒力道相当,只是,对方的忍术在明而她的在暗,于是她成功地杀掉了逼供的腊齐。试想,如果第一个走进房间的人不是小豆腊齐而是蓑念鬼会如何?或许胡夷在第一战中就会无谓牺牲。然而,蓑念鬼并非如此沉不住气,所以注定胡夷要继续战下去。

2.地虫。应该属于团队的副军师(正军师是豹马),庞统这样,可惜什么不好,继承了庞统的早死特点。身残志坚,开发出鳞片来走路是个很励志的事,但本来军师是不是应该留在家守大本营,带领一堆小兵掩护自己然后出其不意放暗器杀敌?竟然跑出去当接应,你看水浒传有没有叫吴用朱武出去东南西北客栈当接应的?又是被剧情写死的。

第二个走进房间的是雨夜阵五郎,他原本想去找腊齐的但是看到了胡夷。雨夜阵五郎是那种胆小、扭捏和抠抠缩缩的人,喜欢在暗处使坏的家伙。他肯定不会像丈助一样在战斗中说出,我赢了你就陪我过一夜这样的豪言壮语,但是如果有一个身材火爆的美女被捆在房间里动弹不了,他就想去看看了。或许,阵五郎是借着去找腊齐的名义想去看看美女,所以跑到房间里,又发现美女不但招了供而且已经被人事先得手,这种情形更让他感觉到安全,所以萌生了想要占便宜的念头。在没有占到便宜之后他立刻醒悟过来变成自保,又因为碰到盐,所以他逃跑了。与之相比的小豆腊齐太过一根筋,如果他也像阵五郎这样懂得自保就不会死了。但是他太想知道所有人的忍术了,对知识的渴求以及愤怒使他无法正常思索,及时地做出行动和反应。于是,就当自己的手被对方吸住的时候,他的脑子还没有来的及转过弯来,就死在“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疑问”中了。

3。气球胖子 平时一副慵懒模样,其实有智谋,外表也能忽悠敌人,适合当护卫。招式是肉弹战车(感觉火影再一次抄袭) 身体柔软,抵御大量物理伤害。可惜中了敌人“孙悟空钻肚子”招式丧命。这个死法我个人觉得合理,不算剧情写死。战场就是这样,你稍微不留神,头稍微露出去一点点,就轻则挂彩重则直接挂,不会像爽片这样,主角团队从头到尾开挂枪战都不死的。

第三个走进房间里的人是蓑念鬼。蓑念鬼是最典型的雄性,雄性所具有的好斗,霸气以及占有欲在他身上都呈现无遗(大概也是因为雄性荷尔蒙太强烈了所以长出那么多毛发)。他本就在和胡夷的首次战斗中占上风,只是由于天膳交代不要杀才把对方留下。因此在他眼中,被抓住的胡夷已然是手中猎物就不必去担心了,所以他并不急着走近房间,也几乎忘记了这个女人的存在,他只是为了找寻名册才去房间的。胡夷忍术很特殊,以身体来吸引对方再用出其不意的方式吸去对方的血液,所以也成功地得到三次与敌人交锋的机会。然而胡夷本性天真烂漫,因此她的骗术是不到家的,她总是等不到对方完全丧失警惕的时候就开始使用杀招了,这时候对方往往会挣脱开她的束缚。对于天然系的胡夷而言,令人喷血的身体曲线是天然的,吸血的本性也是天然的,这其中她没有做任何的考量和思索,她只是单纯地在使用,却没有过提前的设想和计算。在这点上,同样是使用骗术的胡夷之兄左卫门的功力就要更到家些(不过力量之神是平衡的,左卫门除了骗术不具有其它杀招)。天然系的胡夷,干掉了一个敌人,吓跑了另一个敌人,在第三个敌人出现之时她仍旧在沿用之前的套路,然而,这次的战斗只是为了杀死对方,没有自我保护的意识,也没有被激怒,起初的那股战斗的冲劲也被前两次战斗削弱了,所以她很自然地被蓑念鬼干掉。

4 胡夷 死于信息不对称。因为派她出去时,甲贺一方依然以为处于和平时期,而伊贺那边就像希特勒发动闪电战一样,看一次波兰,一次俄国,战果多大,就知道先发动突然袭击的优势有多大了。被4对1抓到的时候就注定活不了了。陷入敌营还能兑子对死一个,并且传递出终极情报,有点像《风声》里的周迅,值得尊敬。

第二波:以守为攻
第二波的开始是弦之介回到甲贺,召集众人,然后写下战书,启程去骏府。弦之介先说好了自己不会主动出战,但又说对方战斗的话自己不会躲避,这是为了激对方攻击:当战斗的理由不明,由对方出招的话己方就不会胜之不武。因为这回甲贺方损失众多,所以士气高涨,而且再加上是有准备的应战,所以甲贺方很豪快地扳回了局面。

5 左卫门 也是刻画颇深的角色。因为他没什么别的特长,只会变装易容,还有变声。但光有这些,如果不善于揣摩你所变化的人的性格,还是很容易露出破绽。所以真正强的的是他的洞察能力,见人说人话的能力。 每次他登场变化成他人,都会引起我的思考:如果我处于他的位置,我应该说些什么来蒙混过去?

开战时对方都有各自五人,各自都有两名眼瞎之人。甲贺方眼瞎的两个人一个是长期的盲人,另一个是从小经过盲眼的训练,而相比之下只能用天然的目光去戳穿对方忍术又没有战斗意志的胧,以及由于失明而产生自暴自弃心情的小四郎,就弱得多了。这样甲贺方略显优势。最后甲贺剩下弦之介,左卫门和阳炎;伊贺剩下胧和朱绢。还有一个不死的天膳躲在暗处。

第一次变成夜叉丸骗萤火,其实是最好发挥的,只要演出一般情侣的亲密感就行了,但他发挥得不好,过于拘谨,可能恋爱经验少;但仓库看到胡夷后的对答也非常生硬,不过亲妹死在面前,难以控制情绪也是正常,如果剧情把萤火和念鬼写得聪明一点,这里早就识破了,哪有自己男朋友跑去握着一个敌人的手还不怀疑的道理。

这次战斗的类型是一方攻,另一方守。一般攻的那一方都是采用突袭,而守的那一方都有所准备,所以攻的那一方即使有可能会干掉一个敌人,也会因为落单而死。第一次蓑念鬼和萤火偷袭,伤了弦之介的眼睛,分别死去;第二次霞刑部偷袭,掐死一次天膳,把阵五郎扔水里了,最后被天膳和朱绢一同干掉;第三次天膳和小四郎去偷袭,分开了敌人,天膳被杀死一次,豹马被小四郎杀,小四郎被阳炎杀。总体来说,如果没有天膳复活的忍术,伊贺方早就输掉了。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i赢电竞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爱与恨、正义与真实的较量(试分析人物、内在

关键词: ui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