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i赢电竞官网 > 绯红之契

绯红之契

2019-05-08 15:33

當一個孩子從自己族人的墳墓中沾滿血腥的走出來,他就不可能为自己而活,或者说那個【自己】早就被自己埋葬在家人和族人身邊。更諷刺的是,那個滅了他全族的敌人却成为了他活下去的理由。
 
這個少年還只有十幾歲,却背負了整個家族的仇恨。
 
初見這個少年,身著一身藍白相間的民族服飾,在金邊勾勒出的花紋下更顯貴族氣質,舉手投足之間的優雅,以及與之年齡不相符的從容淡定。
直到他那雙茶绿色的眼睛嚴肅的说出成為獵人的理由:
『四年前,我的同胞全部被殺,犯人是殺人集團——幻影旅團,而我為了要抓住他們……
 
當被告知對方是A級犯人,就算熟練的獵人都很難出手的時候。
少年堅定的看著前方,眼神里没有絲毫动摇。
『我不怕死,我只是害怕自己忘卻這份憤怒的心情。』
原來如此,之前有一個細節,酷拉皮卡吃飯時,遇見桌邊爬來的蜘蛛並不是像旁人那樣害怕的驚呼起來,瞳色瞬間變成紅色的他,只是飛甩手上的餐具,將其查死在門柱上。
出手毫不猶豫,干净俐落,如同之於旅團的復仇決心,那般堅決。
那是一個被夕陽燒紅的傍晚,平静而又安寧。他將家族的信物拋入海中,點燃當时为逃避旅團追殺,最終還是沉默的船隻,为族人送葬,讓族人得到安息。
少年屹立風中,復仇的火焰染紅了雙眸,一字一句,不起漣漪的说著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往,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
 
這樣的傷,是有多痛。
這個少年,是有多坚强。
 
這個聰明而又坚强的少年,站在命運的面前,選擇逆來順受。
因为他知道
 
怨天尤人没有用,發生了就無法改變,所以接受。
 
博學多才的他喜歡隨手捧著一本書,在考試的過程中一直擔任著諸葛的角色,他沉著冷静,洞悉全局……他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目標,和同伴們一起。
最後的獵人考核中,西索在他耳邊隻字片語的挑釁,足以讓他爆發,而緋紅的瞳色背後,他知道現在的自己不足以匹敵,他必須變得更加强大。
 
只有自己變得强大,才有資格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成为獵人之後,他以生命作为代價立下誓約,换來和旅團匹及的能力。他不惜違背善良的本性和自我的尊嚴,給黑幫做保鏢,只为得到旅團行蹤的蛛絲馬跡。
越來越近的復仇燃燒著少年憤怒的心,少年不知道,這條由自己內心向敵人射出的鎖鏈,束縛的不僅是對手,同時也是自己的心。
永遠也無法忘記酷拉皮卡復仇時的那個晚上,緋月燃燒了整個夜空,他手刃旅團人員之一,鮮血染紅了雙眸,緊扣心臟的的鎖鏈滴著鮮血。酷拉皮卡立於風中,平靜地仰望著這輪緋月,風吹動著象徵窟盧塔家族的菱形耳墜,少年吟唱著窟盧塔族的讚歌,願逝者安息,靈魂永存。
 
天上的太陽,地上的绿樹
我們的身體誕生於大地
我們的靈魂來自於天上
陽光及月光照耀我們的四肢
绿地滋潤著我們的身體
將此身交予吹拂過大地的風
感謝上天賜予奇跡與窟盧塔土地
願我們的心靈能永保安康
我祈願能與所有同胞分享喜悦
願能與他們分擔悲傷
請您永遠讚美窟盧塔人民
讓我們以火紅眼为證
 
当他抓住库洛洛时,我多么希望他的复仇能成功。然,他为了刚和奇犽放弃自己的这次复仇,我哭着哭着笑了。
這個執著于復仇的少年,找到了比復仇更重要的東西——同伴。
他笑著將剛和奇犽接過來時,並不是忘記了仇恨和憤怒,他更不會停止復仇。只是本性善良的他没有沦为復仇工具,在仇恨和朋友面前,他毅然决然的選擇了同伴。
 
謝謝你們,讓酷拉皮卡在獨自復仇的路上,也會因為小小的插曲而喜笑颜開,哪怕是緋月的夜晚,也不再獨自悲傷。就算他不傾訴無盡的悲憫,你們也一直用自己的方式陪伴他,守護他……
 
是你們,唤醒了這個差點就墜入深淵的孩子,讓他在這廣闊的世界,看到了生存的理由不僅僅是復仇。或許現在的他並為發現,但一切都在慢慢的改變著……
很喜歡曾經看過一篇評論上,作者所賦予酷拉皮卡的“緋紅”。
 
不是殺戮和血腥,是炙熱的愛。
 
獵人的故事還在繼續,有粉絲通過細節推論出酷拉皮卡“黑化”了。
我不願去相信,也不相信。
要知道當他放棄殺掉庫洛洛的機會,他就已經有了作为一個殺手的弱點——感情。
他終究只是一個17歲的少年啊,所以,我相信他一定会挣脱那復仇的鎖鏈,聰明善良的酷拉皮卡會明白
 
有時候,放下比堅持更需要勇氣。
 
那是多年以後,鯨魚島的草地上,卧睡的少年聽見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
少年摘掉眼罩,回頭轉向聲音的傳來的方向,看見提著魚奔向自己的夥伴們,溢出如白雪般純淨的笑臉。

當一個孩子從自己族人的墳墓中沾滿血腥的走出來,他就不可能为自己而活,或者说那個【自己】早就被自己埋葬在家人和族人身邊。更諷刺的是,那個滅了他全族的敌人却成为了他活下去的理由。
 
這個少年還只有十幾歲,却背負了整個家族的仇恨。
 
初見這個少年,身著一身藍白相間的民族服飾,在金邊勾勒出的花紋下更顯貴族氣質,舉手投足之間的優雅,以及與之年齡不相符的從容淡定。
直到他那雙茶绿色的眼睛嚴肅的说出成為獵人的理由:
『四年前,我的同胞全部被殺,犯人是殺人集團——幻影旅團,而我為了要抓住他們……
 
當被告知對方是A級犯人,就算熟練的獵人都很難出手的時候。
少年堅定的看著前方,眼神里没有絲毫动摇。
『我不怕死,我只是害怕自己忘卻這份憤怒的心情。』
原來如此,之前有一個細節,酷拉皮卡吃飯時,遇見桌邊爬來的蜘蛛並不是像旁人那樣害怕的驚呼起來,瞳色瞬間變成紅色的他,只是飛甩手上的餐具,將其查死在門柱上。
出手毫不猶豫,干净俐落,如同之於旅團的復仇決心,那般堅決。
那是一個被夕陽燒紅的傍晚,平静而又安寧。他將家族的信物拋入海中,點燃當时为逃避旅團追殺,最終還是沉默的船隻,为族人送葬,讓族人得到安息。
少年屹立風中,復仇的火焰染紅了雙眸,一字一句,不起漣漪的说著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往,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般。
 
這樣的傷,是有多痛。
這個少年,是有多坚强。
 
這個聰明而又坚强的少年,站在命運的面前,選擇逆來順受。
因为他知道
 
怨天尤人没有用,發生了就無法改變,所以接受。
 
博學多才的他喜歡隨手捧著一本書,在考試的過程中一直擔任著諸葛的角色,他沉著冷静,洞悉全局……他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目標,和同伴們一起。
最後的獵人考核中,西索在他耳邊隻字片語的挑釁,足以讓他爆發,而緋紅的瞳色背後,他知道現在的自己不足以匹敵,他必須變得更加强大。
 
只有自己變得强大,才有資格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成为獵人之後,他以生命作为代價立下誓約,换來和旅團匹及的能力。他不惜違背善良的本性和自我的尊嚴,給黑幫做保鏢,只为得到旅團行蹤的蛛絲馬跡。
越來越近的復仇燃燒著少年憤怒的心,少年不知道,這條由自己內心向敵人射出的鎖鏈,束縛的不僅是對手,同時也是自己的心。
永遠也無法忘記酷拉皮卡復仇時的那個晚上,緋月燃燒了整個夜空,他手刃旅團人員之一,鮮血染紅了雙眸,緊扣心臟的的鎖鏈滴著鮮血。酷拉皮卡立於風中,平靜地仰望著這輪緋月,風吹動著象徵窟盧塔家族的菱形耳墜,少年吟唱著窟盧塔族的讚歌,願逝者安息,靈魂永存。
 
天上的太陽,地上的绿樹
我們的身體誕生於大地
我們的靈魂來自於天上
陽光及月光照耀我們的四肢
绿地滋潤著我們的身體
將此身交予吹拂過大地的風
感謝上天賜予奇跡與窟盧塔土地
願我們的心靈能永保安康
我祈願能與所有同胞分享喜悦
願能與他們分擔悲傷
請您永遠讚美窟盧塔人民
讓我們以火紅眼为證
 
当他抓住库洛洛时,我多么希望他的复仇能成功。然,他为了刚和奇犽放弃自己的这次复仇,我哭着哭着笑了。
這個執著于復仇的少年,找到了比復仇更重要的東西——同伴。
他笑著將剛和奇犽接過來時,並不是忘記了仇恨和憤怒,他更不會停止復仇。只是本性善良的他没有沦为復仇工具,在仇恨和朋友面前,他毅然决然的選擇了同伴。
 
謝謝你們,讓酷拉皮卡在獨自復仇的路上,也會因為小小的插曲而喜笑颜開,哪怕是緋月的夜晚,也不再獨自悲傷。就算他不傾訴無盡的悲憫,你們也一直用自己的方式陪伴他,守護他……
 
是你們,唤醒了這個差點就墜入深淵的孩子,讓他在這廣闊的世界,看到了生存的理由不僅僅是復仇。或許現在的他並為發現,但一切都在慢慢的改變著……
很喜歡曾經看過一篇評論上,作者所賦予酷拉皮卡的“緋紅”。
 
不是殺戮和血腥,是炙熱的愛。
 
獵人的故事還在繼續,有粉絲通過細節推論出酷拉皮卡“黑化”了。
我不願去相信,也不相信。
要知道當他放棄殺掉庫洛洛的機會,他就已經有了作为一個殺手的弱點——感情。
他終究只是一個17歲的少年啊,所以,我相信他一定会挣脱那復仇的鎖鏈,聰明善良的酷拉皮卡會明白
 
有時候,放下比堅持更需要勇氣。
 
那是多年以後,鯨魚島的草地上,卧睡的少年聽見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
少年摘掉眼罩,回頭轉向聲音的傳來的方向,看見提著魚奔向自己的夥伴們,溢出如白雪般純淨的笑臉。

Fandom:        Harry Potter Series, AU-What if they're normal people

Relationship: Tom Marvolo Riddle/Harry James Potter

Rating:           PG

Settings:        上篇

A/N:

這篇變得那麼長真是意料之外,但我希望你們能好好享受它!

半夜三點Lofter的敏感詞又在找碴我實在很煩,只能放到這裡了。

解釋 後續 長篇的後記我會再另外開帖,喜歡這文的太太們可以留意一下,糟糕我好困...

BGM: Louisa Wendorff ft. Who Is Fancy-Photograph & Clean

在兵荒馬亂的第一天過後,興許是被有所依賴而在一夕間成長了不少,也可能是被Oliver異常難看的臉色有效恫嚇,學生們這也才展現了該獨當一面的成熟,沒有荒腔走板的在孩子面前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或行為,對於比想像中艱難的旅程也將微詞好好的吞在腹中──Harry是不清楚有沒有人曾經向Oliver抱怨過,但興許這些失依的孩子與已經駐紮多月的志工就足以讓他們反思自己那些日常並不是理所當然,因此就算是天氣燠熱難耐,大夥兒仍總是腆著笑臉,像他們本就是這裡的一份子。

而有了夜裡胝掌而眠的革命情感,日間的例行教學也順利許多,又先前義工們早先將名詞教了清楚,因此孩子們那什麼「tablet」、「smartphone」、「gadget」或「handheld devices」的現代名詞倒是在嘴上嚷得很是歡騰。

儘管這種顛覆長年來偏鄉印象的起步讓Harry有些認知失調,但他旋即重整好了思緒,讓自己別再下意識使用有色眼光看待這一切,因為就像是社團此行的名目「偏鄉學習」而非「偏鄉救援」,他們要做到的從來就是在這些窮鄉僻壤學習到那些充滿韌性的生命力,並非試圖作出施捨的高姿態。幸而雖然Tom沒有稱呼過Harry「老師(tutor)」,卻是個就算放在普通孩子中也高出一截的聰敏孩子,舉一反三的反應及優秀的理解能力都是數一數二的,讓不擅長哄孩子的Harry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隱隱有些心疼。

因為他可以猜得到,除了無法正常溝通外,這孩子不被喜愛的原因正是這種容易令周遭同儕感到威脅的聰明。許多人崇拜天才卻不願與以親近,也許就是因為在他們身邊會使得自己一文不值,因而會排拒恐懼,進而造成天才非自願的疏狂與社交障礙吧?

形單影隻的男孩方始對他的存在似乎有些不習慣,頭幾天他倆在臨睡之時的畫面尤其尷尬:一大一小裹著睡袋並排躺在隔了層地墊的草皮上,感覺到背部被地面磕得有點痛的Harry因為姿勢而盯著內帳的頂部,而從身旁的呼吸聲他知道Tom並還沒入眠,他試探性的翻身過去,就見孩子將大半個臉也縮進了被褥裏頭,就露出了在微光反射下看來亮晶晶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盯著他。

在那個時刻,Harry又確定了一次「Tom只是個十來歲的孩子」,而這個認知就如外頭傾洩而入的溫婉月光般無端令他心頭一軟。

見男孩的手被侷限在被下,他嘗試說起一些不需要有所回應的事,說著說著,他發現自己的人生總是不乏兩個身影,假如要避而不談,那他過去的十五年幾乎是一片空白。而那個孩子始終維持同樣的姿勢一動也不動地看著他,就算聽他每每嘎然而止的也不會去問,就那樣靜靜望著他,彷彿看著一顆無盡遠的星球,不悲不喜,不捨不棄。

那是相遇之後唯一一次,Harry感謝上蒼這孩子足夠敏感纖細,因為後來他才知道,那種不合時宜的感謝究竟多麼殘忍。

起因於一段日子後,當Tom和他為專注對話而到了育幼院旁的僻靜角落時,那孩子雙手放在胸前點出的、讓他詫異不已的複合單詞。

那孩子「說」的是一種心理疾病。

Technophobia,科技恐懼症,指的是部分老年人在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產生與時代脫節的恐慌、繼而拒絕學習並接觸新興科技,隨後也因及時、線上的免費通訊流行,太過便利以及快速的生活步調產生壓力,因而年輕人也可能隨之產生科技恐懼。

Harry會知道這個,是因為他們學校裡有個以「科技正在控制著人們的生活,放下手機重拾你的命運吧!」做為號召的奇葩社團,名字他已經忘了,但據傳言那個創社者就是個典型的科技恐懼症,直到今日還是英國皇家郵政的死忠支持者,也不知道是因為壓根兒沒從媒體得知別的民營企業還是從來沒有期待自己的信被收到。*

“院長有恐蛇症(ophidiophobia)。”從他不自然的停頓看出了端倪,黑髮男孩又繼續無言點著手指解釋道,表情認真得像在算數,對於不知情的人們想來應也是個可愛的畫面吧,但Tom的下一句話立刻讓Harry的滿腔溫情像是被剝離骨肉,那種鮮血淋漓的痛楚太過震撼所以第一時間他只能愣在那。”有次我從湖邊撿一條蛇回來,她懲罰我一個月不能和其他人說話,後來我就變成這樣了。”

That's what happened to me; that's what built me.

那個男孩淡淡看他,沒有多說什麼,卻也說得夠多。烏溜溜的眼睛表現得就是這個意思,好似沒有期待Harry會接受,也不在意他是不是會拒絕,不該出現在任何人身上的病白面容看不出一點同齡人的活力,真要找到一個足夠準確的形容詞,Harry就算再想否認也只能聯想到「失望的」。

不,不至於絕望,因為真正絕望的人、就連對於求救這件事都感到絕望。

Harry不知道在這麼短的時日何德何能得到這個孩子的青眼,自私和仁慈就像光譜的兩個極端任人時時刻刻在上頭擺蕩,而對那雙好不容易願意朝他伸來的手,他明知莽撞卻也想要堅持站在仁慈那方。

他從一些轉述的評論得知自己是個傲慢自大的人,倘若要背負這麼一個張揚的謾罵,Harry情願選擇在自己能辦到些什麼的事情上自命不凡。他想要給與那孩子需要的,好似如此一來便能得到自己期待許久的那些…

不,停下,這種不公平的期盼是錯的,Harry Potter,保持清醒。

貓眼石般的瞳孔為之一縮,他望著Tom依舊維持著不符合一個年輕心靈的平靜──也或許是漠不關心──但那種將自己抽離其中的態度,那種被大人們碎念著「真是一點都不討喜呢」的裝模作樣,在Harry看來,其實是一次次被旁人視若無睹的無聲呼喊。

那個踮起腳尖才能碰到他的下巴的瘦小男孩什麼都沒說,卻也什麼都說了,以他的缺陷,如此明顯的控訴──

就和不斷逃跑的Harry一樣。

那個從未長大的自己就躲在那些不尋常的舉止間,不過沒人試圖將他們找出來,反倒自說自話的將那些反常歸因為先天的劣根性或青春期的反骨,直到那些「不尋常」隨時間洪流成為「尋常」,那個曾經柔軟脆弱的、無時無刻不在哭泣的、藏在內心深處的自我也早被無盡的黑暗吞沒。

明明只要有一個人伸出手就好,什麼都不用做,只要願意試著去拉住他們的墜落就好。

因為他們自己很清楚,某些傷痕自己會好,但只要有人在邊上守望就夠讓他們心安。

只要那麼有一個人存在,就能免於那些要用「成長的代價」狼狽遮掩的不幸。

深知也身處那種無法向任何人言明的無奈,他藉著Tom這面鏡子明白自己到底苦苦盼求著什麼。然而,縱然他沒有等到,並不代表Tom就得步上和他一樣的命運。

初夏的艷陽照得Harry裸露在空氣的脖頸有些刺痛,不過此時這都不是什麼大事了,他向前踏一步、扎扎實實將那個額角帶著汗卻不發一語地忍耐的男孩籠在陰影裡,那雙無神的眼睛似有所察的抬頭看他,又不像真正在看他。

而Harry曲下膝蓋,直到翠綠色的眼睛平視那如深夜般的黑。

「不,Tom,這一切不是你的錯。」一頭蓬亂的少年帶著一點也不紛亂的心將雙手像鵬鳥展翅般攤開,眼神專注、字字清晰。「我向你保證,絕對不是。」

他說,「Tom,你有權利、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那不是一件錯事。」

逆著七月的明媚陽光,那個多年來無法言語的孤僻男孩終於撲進了一個他等待已久的擁抱。

在那之後,儘管Tom還是說不出話,不過無論是協會志工或社團的學生們都有感知到那個孩子有些細微的不同,而那些不同只圍繞著Harry,例如相較先前頻繁的肢體觸碰,例如偶爾曇花一現的莞爾。

和兩人走得近的Oliver向這個總算有些像樣的學弟開玩笑說他是Mr. Sullivan*,但Harry清楚知道真正改變的人是他,所以那個敏感到連他人的觸碰都會害怕的孩子,才願意縱身投入他的懷抱。

他們倆就像都有一個有缺角的圓,和一個缺角,不論哪個都不被這個期待著「圓滿」的世界需要,卻恰恰適合彼此。而唯有他們在一塊兒,才能將彼此補齊成足以被這個世界所接納的那個模樣。

獨處的時候,Tom不再只是被動地聽這位大哥哥說話,他帶著Harry走遍育幼院附近的每吋土地,他們在其他輔導員眼皮底下跑到了Tom說過的湖邊,Harry看著那個男孩一個字一個字敲著、就想完整的描述那條素昧平生的蛇,心裡為這種寧靜感到沉溺,卻抹不去隱隱的不安。

多年後回憶起那段時光,他都感覺自己沒有辦法找到這首詩外更妥貼的說詞。

青春太完美了

每個人都忍不住對他撒謊

靈魂錯過的渡口

被製成夢,被製成淚水

彼此忘記是多麼不容易啊

落葉轉眼又要積滿車頂

我們都沒有達成心願

時間是一個微笑的強盜*

終究這種稍縱即逝的浪漫背後,都有著風雨欲來的沉痛別離,像那些免不了要用一生承擔寂寞與傷痛的張狂冀望。

孩子們是單純,不是愚蠢。隨著月曆上的「x」越來越多,饒是最活潑的Daniel也常陷入某種只有自己可以參與的低落,讓一眾不過是虛長幾歲的高中生無能為力,他們是學生,所謂的善舉說到來也不過是仰仗家庭經濟支持的自我陶醉,在受限的假期屆滿,他們就像是魔法失效的灰姑娘,注定重回被積塵覆蓋的閣樓。

無論怎樣的辯駁都太過慘白,說到底也還是一群孩子們的「老師」只能靠著默許來讓彼此及早做好心理準備,但在那種日漸緊繃的氣氛間到底是掩耳盜鈴。

那是一種漫長的折磨,無論對於留下來的、或者準備離開的。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i赢电竞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绯红之契

关键词: ui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