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i赢电竞官网 > 噬影(虫师同人文)

噬影(虫师同人文)

2019-05-07 02:38

广告(大伪):
宿命少年闪现(误)!
虫师银古上山割草下河抓鱼(大误)究竟能不能挽救少年濒临垂危的生命?
“等到降霜,就来不及了…”“你会活下去的。”“而且,我想记得你。”
名为噬影的虫究竟何去何从?

图片 1

图片来源网络

01 春子的记忆

春子是个美丽的瞎子,喜欢披上纱巾,光着脚丫,在山谷里穿梭,听呼呼的山风将自己热烈环抱,如同妈妈宽厚的臂弯。

春子仔细搜索过自己深刻的记忆,回忆中的记忆始于一片雪银色的国度。妈妈裹着一条雪银色的纱巾,和自己披上的一模一样。春子使劲看记忆中妈妈的脸,却始终隔着这条雪银色的纱巾,怎么也看不清楚。

春子深刻的记忆带有片段性,以及交错性。

在春子穿梭的山谷里,每天,雪银色的太阳会从山间升起,窥视众山神的耳鬓私语,层林尽染。鹿角绒花长在绵软而略带弹性的雪地上,漫山遍野的恣意绽放,如同妈妈手背皮下组织的蓝色血液在流淌。

春子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在发热,气流贴着皮肤从后背窜向脖颈,眼睛的灼热蓄势待发。妈妈在近旁纺织,动作犹如跃动的音符般轻巧又急促,呼吸都是雪银色。

“妈妈,我想喝水。”春子轻声细语。

妈妈一言不发,加快了纺织的动作,快到连春子的记忆都跟不上的速度。

春子发热的速度也在加快,源源不断的水流还来不及顺着脑门重重的头发往下流,就已化为缕缕青烟,感觉眼睛里的火光即将喷薄而出。

“妈妈,我爱你。”春子气若游丝。

妈妈还是一言不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做完纺织的最后一个动作。抬头看过来时,一滴蓝色的泪珠随之掉落,滴到新织完的雪银色纱巾上,晕染出层峦叠嶂的蓝色山影。

不知为何,妈妈起身后,竟倒立着漂浮过来。春子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安,身子也逐渐松弛,中断了记忆。

记忆中断后,春子再也看不见妈妈,记忆四处里却又都是妈妈的影子。

02  山神的私语

众山神们开始窃窃私语了,太阳恰好的温度照耀着雪银色的山谷,一切舒适如常。

最高的山神微蹲下来,说道:“春子今天满7岁了,我觉得是时候告诉她过去完整的记忆了。你们觉得呢?”

最胖的山神用舒服的姿势倚躺着,拖长了声调附和道:“是啊,这样,她的人生才算完整。”

最瘦的山神皱了皱鼻子,有些迟疑道:“你们确定拥有完整的记忆就能拥有完整的人生吗?对苦难就不能视而不见吗?”

“完整的记忆,真的存在吗?”最小的山神疑惑的问。

众山神无解,看向了最老的山神。

老山神回忆道:“7年前,雪银国女神在人间山谷服食鹿角绒花后诞下春子,违反了天规,触怒天神。天神指派太阳神前来炙烤山谷,意欲将代表生命希望的鹿角绒花全部融化清除。雪银国女神用自己的眼泪和呼吸织出了最大的也是唯一一张珍贵的雪银蓝色纱巾,送给了太阳神,避免了山谷的毁灭和生命希望的消失。”

“然而,雪银国女神也因此用尽了元气,从此安息在这一片雪银色的山谷中,流淌着的蓝色血液滋养着漫山遍野的鹿角绒花。”

“看不见妈妈的春子也哭瞎了眼睛。”说到这,老山神不禁哽咽。

“所以,人们把雪银国女神默默守护的这片山谷,称为雪银国。”说完,众山神默哀。

稍微调整情绪后,老山神说:“我们要好好守护春子,就像雪银国女神长久以来默默守护我们一样。”

“如何守护好春子?”

“要不要交给春子完整的记忆,如果给出了完整的记忆,春子的苦难就能结束吗?”

“外来的记忆是不是完整如实的记忆?”

“还是就让春子对过往乃至今后可能的苦难视而不见,反而是春子自身苦难的结束?”

众山神陷入了深思。

03  结束和希望

眼睛看不见后,春子的耳朵变得特别的灵敏。她每天披着雪银色的纱巾在山谷间穿梭,顺着呼呼的山风,把众山神的耳鬓私语听得一清二楚。

春子把7岁生日这天山神们的私语全都听到心里,慢慢渗透进原本的记忆。此后,春子就再也听不到山神的对话了。

春子想:“妈妈为什么选择守护山谷,却离我而去,如果我是妈妈,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吗?”

“生命的希望如此珍贵,我想,我会同妈妈做出一样的选择。你想,如果生命的希望没有了,怎样寻求生命的意义?”

“如果生命的意义不能创造,而是寻求,记忆不是生命的自发动力,而是伴随外界价值观的内化,那么记忆是不是在拖着生命存在的后腿?”春子感觉自己已经无法泰然自若了。世间的事总是偶然又必然,难以把控,也难以言喻。

虽然没有想得通透,但是想得长久。想着想着,春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发热,眼睛里的灼热似曾相识,中断的记忆以倒叙方式回来了。

春子看见了眼前的纱巾,在雪银色的纱巾后面,包裹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庞。她听见,鹿角绒花唤她雪银国女神。

“结束”和“希望”有时殊途同归。结束是对过去的珍藏,希望是对未来的憧憬。也许,人们都是一边想着结束,一边才重新开始怀抱希望。

人生就是甜蜜与苦难编织的纱巾,不断裹挟前行。有些苦难就在你面前,无法视而不见。有些伟大就在你面前,必须用尽全力,这是生命的根源和希望。

如果说,结束就像契约,是必须遵守的规则,希望就是结束的另外一面,翻过来就有了。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每个春子心里都住着一个妈妈,而每个妈妈心里也都住着一个春子。


-END-

『法学的外衣,文艺学的心。披上外衣,慢慢抵达内心的边界。』溪山木影。

尊重原创,转载请联系并注明出处。

无形恐怖波动横扫下,气息截然不同的三只虫子却丝毫无损,它们出现的刹那,让酒肆外的护卫们以及坐在车辇上的七皇子、俊美妖异男子都情不自禁一颤,生出了恐惧感敬畏感。

=====

这三只虫子,一只若隐若现,仿佛半透明的银色毒虫。

“妈……妈妈!!!”
  少年从熟睡中惊得一坐而起,寒衾自颈间滑落至腰际。他全身微微颤抖,双拳紧握并大口大口喘息着。当他发觉口型仍停留在梦中执着呼唤着的那个音节时,不禁无力地摊开了双手,将头低低地埋在胸前。
  清秋凌晨,冷月无声。一线寒光浸过木门缝隙,将少年瘦弱的身影隐约映在墙壁上。“妈…妈?”少年抬起头试着重复,却只觉口角生涩。那段本以为刻骨铭心的记忆正从脑海里逐渐消失,就像夏末的温热褪去一般无可挽留。“或者遗忘…也并非不好”。他试着扬起嘴角笑了笑。
  拉着衣襟推门而出。漠漠轻寒游离在山谷里,时而像针一般透过衣衫扎进身体。山头弥漫着薄雾,一轮皎月隐于其中似将醒未醒。少年低头看看自己的影子,仿佛越加淡薄了,想要随着雾霭一同散去。
  “又做梦了吗?”那个穿着白布衣的男人仍旧背着他斑驳破旧的木匣,正沿着那道陡峭的石阶向上走来。他停在少年身边,伸手拿掉嘴边的烟,抬起另一只手放在他头上。“等到降霜,就来不及了。”   

一只则是黑色虫子,看起来最普通。

  一个月前,暑热还在山谷里逗留。我照例游荡在清晨的森林里。一场夜雨后是宜人的湿润和雏鸟啁啾。那个男孩像一只弱小的兽般蜷缩着,身下是潮湿的枯叶。我很好奇他那一头银色的头发,就像……就像曾经的我。
  他并不戒备,反而乖得像一只玩偶。他安静地躺在薄被下,烛光映在他稚嫩的脸颊上明明灭灭。我坐在旁边看他,看他的眼神空洞地散在天花板上。那样的眼神……与其说是空洞,更像是急切地要寻找某个聚焦点,然而每次尝试都无疾而终。而眼神的主人,对此俨然早已淡漠。
  “你叫什么名字?”我试着问。
  晌久,他缓缓转向我,“妈妈她……想不起来了。”

最后一只才是引起周围修行者恐惧的虫子,那是一只深绿色虫子,正迸发出恐怖的雾气,这些雾气自然最先波及离的最近的东伯雪鹰和仆从魔龙。

  
  “你会活下去的。”那个男人这样对我说。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冷淡,然而说这句话时,我看到了他殷绿色眼眸里的坚定。我笑了笑。
  从那以后,他叫我影。他每天夜里出发,深入森林采摘凌晨凝露的药草,在月色渐淡时披着满身星光而归。那药汤并不难喝,就像以前妈妈做过的一种糕点有清香的味道……可是我记不起来了。我不知道我的病有没有好转,我开始遗忘大段大段的记忆,影子也日渐单薄下去。于是他不再秉着烛火进门。他每晚都为我讲述大段大段他的故事,他说这样也许可以产生抵抗。

“不好。”

  噬影。这种虫我第一次听说。他住在那孩子的心里。书上说,噬影不轻易进入人的身体,因为大多数人的心有坚硬的外壳,主人对心的主动保护会让它无从侵蚀。
  然而它竟已几乎完全占据了那孩子的心,就好像……就好像他是故意让他进来的。影……那孩子是极度想遗忘什么吗?可是他缄口不言。在我讲述自己大段大段的过去时,他几度开口想说些什么,但句子最终消失在入秋渐凉的空气中。
  如果他执意忘记,那么我束手无策。噬影几乎猖狂地吞掉他的全部记忆,我只得努力再次为他填满。我不会讲故事,于是我告诉他我的过去,我大段大段不曾有勇气回忆的过去。
  那是一个偏冷的夏天,一片银色浅湖。那片银白太美了,灼热地似乎要驱走一切黑暗。有一个人在那片光中走失了。于是我献出了自己的一只眼睛,和那遥不可及的奢侈的安定。当那片银色染白了我的头发时,我开始了流浪。

“这么恐怖的毒虫。”

  “等到降霜,就来不及了。”那个凌晨,月光肆无忌惮地洒在我身上。我几乎已经看不见自己的影子。他伸手摸摸我的头发,可脚下长着斑驳青苔的石阶上,他手掌的影子下,几乎接近一篇虚无。
  
  
  “还有最后一个办法,”那天晚上他背对着月光盘腿而坐,似乎是不得已而下尽了决心,“彻底地丢掉影子,永远地忘记自己。噬影将代替你的心而存在。从此以后,毋需记忆,没有痛苦……每天都是新生,你会活下去。”
  月光碎了一般在他的银发上跳跃,酿了一层光圈。可是他的头发遮住了眼睛,我看不见他的神色。时间和夜色一起悄声溜走。
  “可是,我还是想记得母亲,即使她抛弃了我……”我发出的声音是这样微弱,似乎根本无法振动空气。“而且,我想记得你。”

俊美妖异男子脸色大变,整个界心大陆在培育虫兽上,曾经诞生过一位堪称无敌的存在,名叫‘噬界大帝’,更是开辟出一片特殊的空间,分封了大批手下,将一些厉害毒虫赐予手下,毒虫和手下融为一体,令一些实力较弱的手下,立即成为一方超级高手。

  霜降已过,初冬的一场小雪压伤了山谷里的红梅,一点点像是血色。我点上一支烟,再次背上我的木匣,用唯一的眼睛望向这片初冬雪霁的山谷。山头那边留有一大片过于晴朗的蓝。
“难得晴朗的天气啊!”我这样自言自语道。

那还是第一次古国战争之前的时期,界心大陆混乱无比,许多高手分散四面八方,历史记载都很模糊,不过那位噬界大帝终究是媲美樊祖的真正无敌存在,对它的记载就多了,各种历史传记、传说多的很。至今都有无数修行者寻找着这位噬界大帝的一些遗迹。

噬影(虫师同人文)。  “虫师者,以身为穴。为防滋生,不得久居一地,需终生流浪。若造化有幸逢心存噬影着,抑虫滋生,方可安居。”书上有这样的句子。
  那个叫做影的孩子,我没有告诉他。
(完)

是的。

噬界大帝,早在第一次古国战争前就战死了!战死的原因很模糊,背后隐隐有众界古国的影子。因为噬界大帝自创的培育操纵虫兽的绝学《噬界真经》,如今就是在众界古国至高五祖之一的‘界兽王’手里,如今擅长操纵毒虫的,几乎都是来自于众界古国。

“众界古国的高手?对付南云圣宗的应山雪鹰?”俊美妖异男子心底发寒,这两大高手,他现在都想离的越远越好。

然而战斗太快,毒雾波及也快,周围空间更是早就封禁,他根本来不及逃。

……

“毒虫?众界古国的?”

东伯雪鹰依旧坐在那,手中却是出现了一根短棍,短棍忽然随意敲击。

虽坐在原处,可短棍棍头却是诡异出现在了每一个虫子处,敲击在虫子上。

砰砰砰!!!

看似随意的三声敲击,可敲击处隐隐都有一丝神秘气息逸散,那三只毒虫只有那只深绿色散发毒雾的虫子当即震碎化为齑粉,另外两头毒虫虽然被砸的翻滚,却是丝毫无损。

“咦?”东伯雪鹰惊讶万分。

他看似随意敲击,实际上施展的却是南云圣十二式秘传之一的‘破苍穹’了。

这绝对是威力超大且蛮横的一招。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i赢电竞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噬影(虫师同人文)

关键词: ui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