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i赢电竞官网 > 其实我是来吐槽的

其实我是来吐槽的

2019-05-04 15:25

      在新番里,在四月看番总能看到这样让人毛孔舒爽的作品。

如何做一款进入苹果年度精选的音乐游戏?

来自 游戏葡萄 2015-02-10 深度

      话说当年,我还是个LOLI的时候,CCAV(?)有一档节目,叫做联想环球影视。当时那就是我选片子看的一个指南,我记得我还有个小本子专门记录上面出现的电影名字,我尤其热爱一个叫做Top 10的节目……
     扯远了……
     想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河蟹尚未横行的年代里,我曾在电视上看过一个片子,并没有多好的剧情跟演技,但总记得男主角站在舞台上唱歌的样子。
    很久很久以后,问咖啡有什么好片子可看,她停顿了一下,说倒是有一个片子,一直在找,也一直都没找到。

剧情,人物,表现方式,都是保守的日本风格,让人那么习惯和舒服。和《一公升眼泪》催泪三部曲等片子一样的套路和结构,但是看完也是忍不住泪崩啊。就喜欢看这样的剧情。

[ 游戏葡萄原创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图片 1

“移动音乐游戏怎么做?”从演奏感的展现,到剧情和难度的提升,我们能在移动端看到两个很好的例子。葡萄君采访了台湾Rayark公司CEO游名扬,以及香港独立游戏制作团队C4 Cat,他们的音游产品在实现“演奏感”的同时,分别从剧情和难度的方向做出了尝试。

《Deemo》和《Cytus》这两款音乐游戏想必大家已经很熟悉了,在我们的App Store付费榜没有被玩坏以前,这两款游戏几乎一直都排在前列,它们的开发商便是台湾Rayark,其中《Deemo》还入围了苹果2014年度精选榜。而《Dynamix》是最近在音游玩家间流传较广的音游新作,由香港独立团队C4 Cat制作。

从玩家的角度看,玩音乐游戏就是一个虚拟的演奏过程;从程序的角度来讲,这仅只是一个输入判定输出的过程。而在葡萄君看来,《Deemo》和《Dynamix》的制作都实现了很强的“演奏感”。

图片 2

左侧为《Dynamix》曲目封面,右侧为《Deemo》曲目封面

    94年的片子,《Farinelli:il castrato》,中文译名《法里内利》(又名《绝世妖姬》)。
    后来咖啡找到的版本也并不完整,缺了开头的那一段,不过已经够把故事讲清了。比较奇妙的事情是,隔了这么多年我再看这部片子,看完后印象深刻的除了那几段华丽的歌剧,居然还是男主涂得脸色苍白,站在巴洛克式布景的舞台上那么个镜头。
    看这个片子的时候我内心还是比较纠结的,你说你一个94年拍的片子画面搞得跟84年的《莫扎特》似的,亏不亏心啊?(咖啡评价《莫扎特》:莫扎特就是不讨人喜欢啊!在此严重附议,另,若不是他笑得太恐怖我想上帝不会那么急着把他收走……)
    (必须要承认,因为对话是意大利语跟法语而字幕是英文的,又因为有些地方按照我的逻辑无法理解,再因为前面毕竟缺了一部分,细节地方联系不起来……)
    男主显然是爱着音乐的,他为了演唱更能“表现出自己声音”的曲目,甚至愿意跑去找被自己吐了一脸口水的亨德尔讲和(真是忍辱负重啊,我就不明白他拿着偷来的人家的手稿去找人家是缘何,找抽么,还是此处导演为了表现出他的纯真= =),为了能在有生之年演唱哥哥自小许诺他的那个Orpheus,一直苦苦支撑,直到被气急败坏的亨德尔怀着最坏的恶意告知真相才真正崩溃。
   然而总觉得他对音乐的爱没超越他对哥哥的爱。从一开始,只唱哥哥写的作品,为了哥哥的名誉以最市侩的方式表达了其对亨德尔的不满,到后来得知真相后还是在日食之际唱出了Orpheus(与此同时,在场的哥哥割腕自尽了,虽然没死成吧,我们还是不要责怪一个不具备医学常识的艺术家了),并勇敢的跟哥哥分享了自己的老婆,以及在我们不能亲眼目睹的将来抚育了他跟哥哥共通的作品……他哥哥的亲生他名义上的儿子(OTZZZZZZ我不是有意恶心人的)
   片子里,利欲熏心心狠手辣辣手摧花花天酒地地久天长(停!)的哥哥在某种程度上,说是为了追求名利也好,真心为了保留弟弟天籁之音也罢,能够做出那么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事情来,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哥哥倒也言而有信,十多年来答应过的事情从未忘记,但那又有什么用呢?曾经犯下的错误太过严重实在无可挽回,在狡辩数次未果的情况下最后终于出于愧疚自杀了,偏偏导演仁心仁术同时跃跃欲试挑战观众底线,还要他再醒过来帮不能生育的弟弟创造个后代出来,然后一副功德圆满问心无愧的样子骑着马离开了……不带这么来的!理想状态下,应当是哥哥在日食来临一片黑暗中伴着弟弟的歌声默默割腕,然后阳光重回大地时,安排第一缕阳关照在他脸上,深思昏沉之际他眼前浮现弟弟幼时天真无邪的笑容,那时爸爸还在,他雄心勃勃想成为伟大的作曲家,弟弟初试啼声(这词儿我不知道用得对不对啊)已被惊为天人。某个阳关温暖的午后,他们坐在古钢琴旁边练习之后,他看着阳光里弟弟柔软的额发,一时冲动,破口而出,说要写一部巨著以后给弟弟演唱,兄弟连心其利断金无敌于天下名满海内外。弟弟歪着头看着他,灿烂的笑,说好。然后干脆利落的全剧终!
   我大致描述了以上想法,得到的评价是……“难怪你当不了编剧= =”
   其实这里面我最喜欢的是亨德尔。我记得我在某任大力推崇的一本书里看到过关于此人的桃花风流不着边儿的事迹……当然此处我们讨论的是片子里的亨德尔。先不说他如何大意,弄了点儿手稿轻而易举就让一年轻姑娘给偷去了吧,也不说他是怎么因为恼恨法里内利而怨毒的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同时坦白承认因为对方的声音他这辈子都没可能再写得出任何东西了,还不说……那就真没的说了。就说亨德尔发现手稿被窃,跑去找哥哥对峙,然后眼看哥哥创作一时技痒从旁指点,到干脆把哥哥推到一边儿自己来(还不忘把那碍眼的假发给摘下来露出了聪明的秃顶),这个桥段真是可爱。
   第二喜欢的就是那个身残志坚武功横溢脑子卓绝(这是有典故的不明白的要虚心!)的十二岁少年,无论是在一片嘘声中力挺男主,还是安慰男主鼓励他来做自己的爸爸(囧),到后来敏锐的察觉到男主在吃他贴身丫鬟的豆腐,含蓄不失锋芒的警告了男主……都是超越了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应有的心智的呀!果然生病的孩子会特别敏感特别纤细特别早熟早慧么?总之他戏份不多我还是很待见这娃的。
   
   回过头看这部片子里的其他部分,服装华丽,舞台背景设计也到位,倒真像是巴洛克时期的一样。女主的存在就是为了推动剧情发展实在杯具简称炮灰了。别的……貌似就没什么了。
   说起来,Orpheus,就是当时被教导的《地狱里的奥尔菲斯》的奥尔菲斯么?
   当初有段调子唱得很熟来着,久了到底记不清了。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i赢电竞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其实我是来吐槽的

关键词: ui赢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