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ui赢电竞 > ui赢电竞 > 全对全错,《南汉山城》

全对全错,《南汉山城》

2019-10-06 18:52

01
       想认认真真写一个韩国电影,但总是找不到合适的切入点。这些年各种各样的电影看下来,对韩片的感触已经逐渐由惊艳变为疲劳。说实在的韩国电影工业自千禧年以来一直在良性发展,高质量的作品不在少数,也冒出了奉俊昊、朴赞郁、金基德这种世界级的大导,但我总以为韩片过于工整了些,更像是产品,而不是艺术品,缺少了几分灵气。
       今天想说的这部《南汉山城》是去年10月份在韩国上映的历史片,获了韩国电影青龙奖的8项提名。片子是优秀的,至少是我个人近几年的韩片最佳,但我依然想不出电影本身有什么可说的,反倒是由这个电影衍生出了很多想法,值得一提。所以,这不是一篇影评,而是一篇与电影有关的随想。

作为韩国电影的爱好者,我一直对其电影中深重的文化、历史内涵着迷,前几年《辩护人》、《鸣梁海战》,到最近的《铁雨》、《暗杀》,都把朝鲜半岛过去几百年的荣辱兴衰翻了个遍。 (当然现实题材的也很多佳作,譬如《黄海》)

“君王之间,理应隔着国界相互对望。”

02
       还是从电影本身说起吧。历史片,讲述的是1636年丙子之役时朝鲜国王仁祖及众臣被清军围困在南汉山城四十七天的故事。朝鲜历史总是与中国纠缠不清,所以韩国的历史片里总是跑不掉天朝的影子。2015年韩国冲奥的电影《思悼》里出现过天朝皇帝赐御狗给朝鲜王的情节,2017年上半年上映的《代立军》,讲述的是壬辰战争(1592-1598)期间朝鲜征兵的故事。可以说,韩国关注的历史基本对应我国明清时期,所以看看这些韩国历史片,倒是能从另一个角度审视一下中国的历史。
      《南汉山城》的故事发生在天朝明清更替的历史时点。朝鲜一直是明朝的属臣,但满人逐步强大,大明王朝已经风雨飘摇,自顾不暇,于是朝鲜面临两难的选择:是保住忠诚与名节,誓死效忠大明,还是投靠满清,求得生存?满清为自己的正统地位入军朝鲜,将当时的仁祖和众臣子包围在南汉山城,逼迫朝鲜向自己称臣,否则便要屠城。于是朝堂自然分裂出了主战派和主和派,主战派积极备战,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主和派出使满清,委曲求全,只求保住城中百姓生存。艰难的47天相持之后,仁祖开门投诚,向努尔哈赤三跪九叩称臣,以皇室的屈辱换取了朝鲜百姓的安宁。

最近刚刚看完的《南汉山城》,则是把这股历史片的潮流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它反映得是1636年,皇太极称帝后不久率领清朝军队攻打朝鲜的事件。这是清政权第二次攻打朝鲜,因爆发于丙子年,故而又被称为“丙子胡乱”。

相比预告片中所营造的生死毫厘之间那种热血场面,《南汉山城》正片节奏并不明快,是更趋向于尊重历史的题材电影。

03
        电影很长,将近两个半小时;节奏很慢,很多时候就是一些平淡的朝堂辩论;整体气氛很压抑,外部强敌包围,内部战和不定,生与义不可兼得;电影语言很克制,镜头大气而幽深,叙事平静内敛,抒情点到为止,配乐少而精美。
       这些特征其实很不“韩国”。刚才说过,韩国电影更像是规整的工业产品,因为它们在叙事节奏的把握上极其精准严格,笑点、泪点、小高潮、大高潮出现的时间无不经过精密计算和巧妙安排,这些计算保证了电影信息表达的高效,能紧紧抓住观众的注意力。所以大多数观众都会认为韩国类型片“好看”,“精彩”,“无尿点”,这种高效的表达在我们熟悉的《杀人回忆》,《奇怪的她》,《釜山行》等电影中都有很好的体现。
       除了叙事节奏干脆凌厉之外,韩国电影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抒情的不加节制。这大概是韩片最大的缺陷了,抒情桥段可以赚到观众的眼泪,可以增强电影的感染力,却极大削弱了电影的思想性。我们在观影过程中就已经把情感彻底宣泄了出来,所以电影结束之后,我们便很少再会想起。所以韩国电影总是让我们很感动,却很少让我们反复回味。这也是我认为同为儿童性侵题材的两部电影,《熔炉》和《嘉年华》之中,我国导演拍出的《嘉年华》更胜一筹的原因。
       说到抒情,突然想顺道提一句日本电影。我一直觉得,日本电影对情感的处理是:十分的真情只表露三分。而韩国呢,七八分的真情,却总是试图表达出十二分。所以,同样是讲亲情,韩国的《思悼》让我边看边哭,然而哭完之后觉得索然无味,而日本的《家族之苦》没有让我流泪,却让我默默地难受了很久。
       说回《南汉山城》,这部电影很大程度上去除了韩国的特色,反而更像欧洲的电影风格。没有了明快的节奏,所以观影过程中偶尔会觉得一些镜头或者对话有些冗长;抒情方面尽可能的节制,虽然沿用了一些套路,但在影片整体的压抑氛围中反倒起到了一些舒缓作用,总体不功不过。这部电影还有一个可贵之处,那就是在名节与生存的抉择中,没有给出明确的价值取向。这也很不“韩国”,因为在以往的韩国电影中,正邪是清楚的,主创的偏向也是明确的,但是《南汉山城》不是,主战派舍生取义让人敬佩,主和派委曲求全也让人心疼,电影仿佛只是用中立的口吻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而把价值取向的选择权完全交给了观众,让观众自己去思辨。由此,私以为《南汉山城》的确担得起近些年最佳韩片的称谓。

2011年有一部电影《最终兵器:弓》也反映了这段历史,注重于两军战士之间的对战(朴海日参演了这两部电影)。《南汉山城》则着墨于庙堂之中,主战派和主和派之间的争议。敌军大敌押境,朝鲜皇帝(仁祖)从京城汉阳带大臣们逃到南汉山城,四面楚歌,援兵遥不可及,城内官兵则饥寒交迫。城内以金相宪为代表的主战派坚持皇帝应该坚持战斗到底,拼死抗争;以崔明吉为首的主和派则认为应该忍辱负重,苟活保命。电影故事和历史一样,最终以仁祖对皇太极三拜九叩,臣服清廷,切断与明朝联系而告终,史称“丁丑下城”。历史之诡异就在于,几百年后,被中原文化视为蛮夷的欧美日登场,再次以压倒性的战斗力进攻满清。

影片改编自金薰所著的畅销同名小说,讲述了丙子之役期间,皇太极亲率十万大军入侵朝鲜,朝鲜仁祖逃往南汉山城,皇太极率兵围城的历史事件。影片由曾执导《熔炉》、《奇怪的她》等电影作品的导演黄东赫执导,实力派演员金允石,国际影星李秉宪主演,主要展现了围城时期,南汉山城内的主战派与主和派各执一词,为求生路互不相让的故事。

04
       还想单独讲讲电影配乐。说实话,当初会看这部片就是因为看到操刀配乐的是坂本龙一。教授的电影品味向来很好,所以他接下的片子应该也不会差。看这部片时,除了感慨韩国电影越发成熟以外,就是感慨教授进入电影配乐行业三十年来,风格究竟发生了多少变化。
       私以为教授的配乐风格在这三十年里,由精致华美转变为极简清淡,由注重自我表达转变为无限贴合电影本身,由追求“此曲只应天上有”转变为“此时无声胜有声”。
       教授早期的配乐作品主要是《战场上的圣诞快乐》和《末代皇帝》。这两个作品的共同特点是:配乐覆盖率高,独立性强,艳惊四座。而教授最近几年的作品,如《怒》和《南汉山城》,共同特点却是:配乐少而巧妙,独立性差,完全溶解在了电影里。
       先说配乐覆盖率的问题,好的配乐能极大提升电影的质感,但是配乐的使用量却是门艺术。比如韦斯·安德森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从头至尾配乐几乎没有停过,且层层叠叠,反复渲染加强,效果极好;而斯皮尔伯格《战马》中高强度的配乐就有强行煽情之嫌,让人审美疲劳。想要大量使用配乐,至少需要有能量密度极高的故事来支撑。《战场上的圣诞快乐》和《末代皇帝》显然都满足这个要求,所以配乐与电影相互成就,毫无违和感。但《怒》和《南汉山城》同样内容丰富,教授却在配乐的使用量上做了大量减法,尤其是《南汉山城》,真的是能不用配乐就坚决不用,以至于让人觉得这个电影似乎没有配乐。但唯其如此,才不会让音乐分散你的注意力,才能让你真实地感受到历史的重量。我想这大概是因为教授在上了年纪之后,越来越崇尚极简主义,越来越认同大音希声的道理了吧。
       关于配乐的独立性,其实是说这段配乐在脱离了电影本身之后是否完整而丰富。教授早期的配乐独立性极强,即使抛开电影也有足够的信息含量,足以打动所有人。这种独立性彰显了教授是极其优秀的音乐家,但未必是合格的配乐大师。如果你看过《战场上的圣诞快乐》或者《末代皇帝》,你会发现,这两部电影本身就已经几近完美,但是配乐却超越了电影,由于独立性极强,所以最终的结果是配乐比电影本身更加出名。经过了三十年的配乐实践之后,教授显然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他已经意识到了配乐不仅仅是作曲,而是为电影服务,不可以抢电影本身的风头。所以在《怒》、《通天塔》、《荒野猎人》、《南汉山城》这些作品中,配乐严格贴合电影情节,独立性明显减弱,完全融进了电影之中,以至于会让你忘记了配乐的存在。
       教授如今已年近古稀,但依然笔耕不辍,并且还站在实验音乐的最前沿,不断扩展音乐的边界,作为乐迷,只想衷心祝愿:身体健康,工作顺利,最最重要的,是一定要长寿!

图片 1

用清军的话讲“朝鲜的城,只要在外面围住,自然就会不攻自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ummer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朝鲜仁祖向皇太极行三跪九叩之礼

1636年12月,皇太极亲征朝鲜,渡江之后,长驱而南,仅仅十二天便抵达朝鲜京城之下。朝鲜不敌清军,仁祖逃往南汉山城,时逢深冬,城内粮草物资短缺,守城士兵挨饿受冻,城外大军围困。面对如此死局,朝鲜却秉持与明朝之间的邦交之礼,在遍布主战派的宫廷之上,主和派势微,而仁祖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做出选择,一点差迟,则国破人亡。

这部电影的难得之处,在于走出了大的历史观,从近乎完全局外人的角度,看当时朝鲜朝廷的决策。皇帝最后不得不说出“我只是想活下去!”这样的肺腑之言。对满清皇太极一侧的描写也相当客观,远远超出中国抗日剧中的水平。“知耻近乎勇”,没有把对错推给外人,而是检讨自身的民族性,从这样的角度去批判自己,不容易。

影片中李秉宪遮住八块腹肌,饰演的主和派领袖崔鸣吉,为家国出路只身犯险,先后几次进入清军大营谈条件讲和,回到南汉山城内还要受广大的主战派侮辱诽谤,就算赌上项上人头也要保住仁祖与黎民百姓的性命。

片中一个值得一提的细节,前去谈判的朝鲜大臣对着清军中的朝鲜翻译,质问他为什么帮外族,朝鲜翻译冷漠对答:

而金允石饰演的主战派领袖金尚宪也是忠肝义胆,一心秉承大义,深知“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认为求和而生是朝鲜的耻辱,将希望寄托于城外的勤王军,力求与城外清军生死一战。

本文由ui赢电竞发布于ui赢电竞,转载请注明出处:全对全错,《南汉山城》

关键词: ui赢电竞